劳动节第二天出游

今天上午基本都待在家。早上去逛了早市买了一些东西,下午才出门。

约了其他小伙伴,感觉大家都比较懒散,然后我去找小哥了。

长乐公园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闲逸(大明宫是庄重和秀气的结合)。

随手也拍了几张照片。

抓拍的时机和角度恰到好处
看到一只萌萌哒的小萝莉,就是可惜没拍到正脸

去往长乐公园的路上,看到了悠悠以前给我推荐去的益田假日世界,然后让小哥带我去逛了一下。

感觉挺不错的,下次约了人可以带过去。

卯向艺术空间,里面空间挺大的,虽然东西不多,但是感觉内容挺好的……也说不上哪里好,对于这种油画的艺术品,我从内心还是特别喜欢和向往的。

拍了这么几天的照片,突然有一点感悟,往往是不真实的东西才会有艺术感,有点理解“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句话了。

大爱这只鹿呀
调高暗部的亮度,调低亮部的亮度,达到突出主题的目的
一直狗狗1560软妹币,着实贵了
这只红皇后看着很有感觉(对得起我的跪姿摄影)

然后我和小哥说准备去西西弗书店,就在书店的旁边有一家“格物匠心”的店,里面的东西都很有古品质感。所以进去转了一下。

然后被工作人员警告了,这里不许拍照。

讲真的,这都什么年代了,酒香还要捂着?

然后去了书店,意外发现了《如果历史是一群喵》实体书了。动漫做的挺不错的,挺想支持一下,奈何能力不够呀。

劳动节第一天出街

节假日拒绝宅在家里,从迈出第一步开始。

本来揣着相机准备拍拍街景的,万万没想到,光想着拍好看的小姐姐了😆。

不过还是第一次抓拍,看到很多好看的小姐,不太敢拍。

这事情很看运气。

我现在用的定焦镜头。定焦镜头有个好处,不需要有对焦的过程,只能拍到固定距离的人和物。虽然成片率不高,但是抓拍速度非常快,再加上我的慢速三连拍,其实还不错。

只是经常对焦很模糊,不过PS可以处理这种模糊。(想处理好有点困难)

第一眼看过去有点惊艳
正面有点惊艳
现在的小姐姐都太爱玩手机了
南门捕捉到的两只爱拍照的小姐姐

还有“小”小姐姐们。

哈哈,拍得太糊了
好腼腆的小萝莉
这一张我真是太喜欢了,算是今天最成功的成片了!

依然还有街景。

还拍到了小动物。

随笔18.04.29

把微单的自动对焦镜头换下来了,换成了一个手动对焦的定焦镜头。

果然成片率要低了很多,但是还好通过调整镜头对焦和光圈,拍到一张自己感觉还可以的。

其他多数照片都糊的很。

还需要多多练习呀。

最近的最近,小桥流水人家

转眼间2019年已经到了四月的尾声。天气逐渐变得炎热,冷空气确实一波又一波的侵袭,似乎舍不得让夏天那么快到来。

刚刚新买了微单,想着出去转一转,奈何从早上就一直下雨,到中午雨滴渐息,我就背上包带上相机出门了。

我是第一次带着相机出门,本来有点不敢把相机挂在脖子上出门。然而因为天气微冷,公园人并不多,因此一进公园我就拿出相机挂起来了。

就像和之前学骑车子一样,其实真的没有人会在意我是不是挂着相机,我就悄悄装作游客,对公园里的一切拍呀拍。回到家一看收获,有几张照片确实还挺喜欢的。

鸢尾

仍然很喜欢这种青翠的一片绿色中,开出的这一片紫意盎然,简单通过LR调一调对比度,就可以很好看了。

有些怀念母校的二月兰,鸢尾就像一个成熟的美妇,略有狰狞的花器代表了她所经历的一切,而二月兰简单的花瓣,让它就像一个刚刚进入社会的小姑娘。

这都快五月了,就算今年再回母校,也再难看到二月兰了。

小桥流水

能在西安感受到小桥流水,可真的不太容易。西安这个地方小湖泊比较少,公园里面多是比较重的人工痕迹。

我还是喜欢简单自然的东西。

只是,拍这个的时候,刚好有个撑着粉色伞的行人从桥上经过,有些遗憾没有抓拍到。

城市元素

形形色色的路人

最后再来一张自己😎

关于拖延症的思考

新的一年开始了,在感受着什么都是准备重新开始的气氛中,然而我却并没有真正重新开始。

原本计划是,新年开始准备考试,新年开始准备跑步,新年开始准备看书,新年开始准备弹吉他,新年开始准备写文章,新年开始准备编写知识库…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诚然,各种事情都能找到各种不同的不相关的理由一一解释为什么没有开始,但是依赖于新年这种仪式来动员拖延了足够长时间的自己,本身就是一种逃避自己缺陷的行为。

本来这个事情并没有什么值得好写的,只是在这个无法入眠的周六深夜,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自己关于拖延症的一些想法。

被拖延的事情太多,我渐渐明白了有关具体目标几个规律。

独自面对的压力

心中无法消解压力带来的恐惧,也就潜意识抗拒去执行,也就无法开始。这是拖延的原因之一。

考试符合这一类,我需要独自参加考试。倒不是这个考试有多难,而是考试环境非常陌生。于是,考试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

感情也符合这一类,或许我仍然没有办法在她完全放开自己的灵魂以达到自然的效果,我在意的太多,压力也就大了。

沉迷于快餐文化带来的快感

越来越多的事情在不断带给我不同的反馈,比如我刚刚在bilibili上刷视频,虽然我看不起刷抖音的,但我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呢?

刷视频带来的快感远高于开始阅读和开始练吉他,于是我拒绝停止去做高快感回报的事情,正常应该去做的事情自然就会被无线拖延了。

看书,练吉他,都是属于此类被拖延的情况。

不够自然,不够洒脱

无论是轻微的洁癖,还是尴尬的强迫症,或者是懒癌发作,很多事情并不是不想开始做,往往是自己先给自己设置一个前提,实现这个前提再开始的设定。

开始写字,必须要一张大桌子,否则就是不愿意在一张小桌子上开始写。

开始练吉他,必须要把谱子打印出来才肯练,否则还要对着视频觉得很麻烦。

环境因素

其实我也见过很多人把不作为怪罪到外在环境上,但这一直我所警惕的情况。

西安的雾霾天太严重了,很多时候自己怕冷,不想跑步的时候难受,因此就把不去跑步的理由推脱到雾霾上。

以上。

跨年小记&小结

又到了每年独自跨年的时候了,回想起去年此刻我也是在台灯的灯光下,坐在这里敲打键盘,在Google Doc里书写去年的年度总结。那时候感情的波动正好处于一个波峰位置,略带愁苦的回忆即将过去的一年里的每个月都有什么事发生,记录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今年这时候有些厌倦了回忆过去,就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每当跨年都特别怀念上学的时候跨年夜,有的人看跨年节目,有的人打游戏,我参与了看鬼片小组。回想起那个晚上,真的是格外惊悚和刺激,现在再怎么看鬼片都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跨年夜于我而言已经是遥不可及的过去,那跨年前后的几天呢?回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四人一起在鱼庄吃年夜饭,大家一起聊天吹牛,畅想下一年。还记得,去年也是李钊一个一个调查下一年的目标,虽然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去年定的目标是什么了,但是仍然还能回想起,当时对完成目标的信心和胸有成竹。

今年仍然和他们吃过了年夜饭,只是和去年情形却完全不一样的,总感觉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了,再加上各自都带了家属,只有我独自一人, 很多话很多玩笑都无从说起,未免有些索然无味。现在我倒是觉得自己和他们越走越远了,有些厌倦了,脑海中一闪而过不再参与他们的活动的想法。

我也仍然还记得年中的时候,我正在地铁上,发了一条朋友圈。24/50,480/1000。就算是很熟的人,应该只有很少数能猜出来这几个数字代表的含义。年初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30本书,跑步多少不记得了。上半年目标完成得不错,因此我调整了一下目标,计划全年完成50本书的阅读,跑步1000公里。而在那个时候,已经看了24本书,跑了480公里了。

读书

一月红手指 – 东野圭吾
品人录 – 易中天
源氏物语(三观不正,看到一小半放弃)
二月人类简史 – 尤瓦尔·赫拉利
黄金时代 – 王小波
浮生六记 – 沈复
三月人间词话 – 王国维
三十而立 – 王小波
我的阴阳两界 – 王小波
人间失格 – 太宰治
岛上书店 – 加布瑞埃拉·泽文
四月信 – 东野圭吾
情人 – 渡边淳一
一生的远行 – 季羡林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无人生还 – 阿加莎·克里斯蒂
五月姐姐的守护者 – 朱迪·皮考特
虚无的十字架 – 东野圭吾
梦幻花 – 东野圭吾
1984 – 乔治·奥威尔
清明上河图(木火金水土)- 冶文彪
六月巫士唐望的教诲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解离的真实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清明上河图密码2(金银铜) – 冶文彪
前往伊斯特兰的旅途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七月清明上河图密码3(妖魔鬼怪) – 冶文彪
奇风岁月 – 罗伯特·麦卡蒙
资治通鉴(太长了,看完春秋战国部分就没再看了)
八月清明上河图密码4(青红皂白) – 冶文彪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 保罗·柯艾略
九月了不起的盖茨比 – 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
清明上河图密码5 – 冶文彪
自在独行(主要以叙事散文为主,实体书没看完)
十月 道林格雷的画像 – 奥斯卡·王尔德
人皮论语 – 冶文彪
圣殿春秋 – 肯·福莱特
十一月 红拂夜奔 – 王小波
十二月漫长的告别 – 雷蒙德·钱德勒(在读)

2018年累计看了34本书,其中有24本是在上半年就已经完成阅读的,下半年只阅读了10本书。上下半年差距较大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上半年看了太多王小波和东野圭吾的小说,他们的小说都不长,都可以很快地就看完;二是下半年沉迷于游戏,耽误了不少阅读时间。

在今年读的这些书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是非常值得推荐的:

优秀的大作:

  • 了不起的盖茨比(满分10分推荐) – 对爱情的崇高梦想和为之付诸行动的执行力,揭露了资本主义的黑色原野上追名逐利的丑恶嘴脸。
  • 圣殿春秋(10分) – 梦想,修士的廉正和自律,力量智慧和勇气;描绘了一个中世纪宗教主义下的英格兰帝国的社会面貌。
  • 道林格雷的画像(9分)- 关于享乐主义对人的可怕影响,以及隐喻的自我-本我的哲学观。
  • 岛上书店(9分)- 强力治愈系,阐述了一些爱情、教育的很有意思的观点。

还不错值得一阅:

  • 奇风岁月 (7分) – 他的童年仿佛就变成了我的童年。
  • 清明上河图密码系列 (8分)- 除了挖坑太多填不完会减分,这个系列对于历史事件和文化的还原太棒了,剧情虽然很杂乱,但是好看。
  • 一生的远行(7分)- 文笔优美。
  • 1984(6分)- 反乌托邦,这本书放在现在来看有些过时了,但是了解一下也不错。
  • 无人生还(8分)- 短小精悍的悬疑小说,经典。

除了上面打了分的书籍,其他的书在我的眼中都是不及格的,现在来看,上半年看得书大多都是质量很差的,下半年书虽然看得少,质量却还不错。现在再来回想,上半年我确实有急功近利,求量不求质的浮躁心态。

然而2019年的目标还是得定,定在30本书,要求一半都在及格分数以上。

跑步

一月7.54km
二月61.4km
三月77.51km
四月114.41km
五月110.93km
六月100.15km
七月100.16km
八月99.1km
九月87.86km
十月48.48km
十一月54.28km
十二月0km

2018年共计跑步861.87km,上半年跑步约480km,下半年跑步约380km。上半年和下半年的执行差距也同样在于沉迷游戏,而且心态不正确,盲目追求减重效果因此不断提升速度导致的受伤,也是原因之一。

从八月以来就是一个转折点,先是这个月没完成100公里的小目标,接下来半年时间里,就不断处于受伤-颓废的交替循环里。因此下半年完成的效果非常差。

跑步这个事情对于我而言,已经不再是控制体重那样简单的事情了。在坚持跑步的过程中,无论是心态,意志力都有极大的改观。跑步带来的是一个人积极阳光的面貌,而它原本作为控制体重的目的,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至于马拉松,我还仍然记得去年刚开始跑步的时候说自己要在三年后开始一场半程马拉松比赛,然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半马几乎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了。

2019年同样需要在跑步上制定目标,仍然是1000公里,要求速度慢下来,不许有均速快于6分的跑步记录。

工作

年初入职,讲道理,这份工作可能都是很多程序员梦寐以求的上班环境,大家都很和善,上班的压力也不是那么的大,只是收入比起正常的互联网公司少了一些。

最让我心有触动的事情是,我结实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继而发展成为了朋友,三观都很正,能在一起聊天吃饭打游戏。无论是会吃会玩的小乔,还是性格三观接近完美的韩姐,都是值得我去珍惜和慎重把握的人。

吉他

年初的时候想学吉他,但是由于自己心志不够坚定,屡屡放弃,因此至今都不会弹奏什么像样的曲子。最近小乔又提起来,我又想把学吉他提上日程了。

感情

感情的事情最后说,因为最复杂。现在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两年前的自己是如何在一个窄小的出租房里浑浑噩噩的虚度光阴了。但是,我最近一年的改变,感情仍然具有最大的功劳。

去年向心上人袒露心迹的时候,我确实有些着急了。主要是心里一把火烧得正旺盛,和李钊交流此事的时候,他说他很担心我的精神状态,希望我尽早了结此事。

现在看来我不仅没有把这件事情了结干净,反而把它当作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它反过来在我的感情之火燃烧正旺盛的时候,悄悄改变着我,让我成熟,让我奋发向上。

是啊,爱情,从来就不是当代爱情观里的不合适就下一个的花样快餐,也从来就不是李钊和烟哥婚姻观里的找个居家过日子的伴侣,更不是燃酱和喵酱心中的精神避难所,也不是小乔说过的往好的挑。

我忘了是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爱情,是一种状态,不是结果。

如果说,一切社会关系都是各取所需,那么我期望和心上人的爱情开花结果,大概就是不求回报的同时,心中最大的奢求了吧。

冬日碎碎念

博客


自从有了某人催更,我就特别想再把自己的博客做起来,虽然中间停更了许久。然而,最麻烦的还是没有写作平台,简书是个好地方,只是这个平台近几年已经急功近利,大约是早已经把我排除到目标用户群体之外了。

最初的想法是,不想花钱租服务器自己搭建博客,因为很多时候,写作不方便、网速太慢、主题不好看可能都是打消写文章念头的原因之一。因此,我特别想找一个用户体验良好,没有外在因素干扰我的写作心态的平台。

就目前的互联网商业环境来看,在博客这种事物渐渐被微博、短视频取代后,中长篇的文章早已经奔着“吸睛”、“爆料”、“干货”的商业目的去了,为的就是要吸引读者来阅读。我早期也会有这样的念头,打造一个日访问上十万上百万的博客。在这个过程中,我饱受“所写非所愿”的折磨,因此放弃。在年初的时候,我开始不断净化和摆正写作的目的。

找各位亲朋好友,想蹭他们的博客写点文字,然而大多都稍有防备,大概是因为博客相当于自己的一个“小世界”,很难做到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再容纳别人“胡作非为”。而且,现在的个人博客,很少再有看到记录精神层面的东西,大多都在叙事、记录技术相关了。人总是很难敞开自己的内心,让别人驻足观看。

于是只好自己租了服务器,再次使用新版的WordPress搭建了这个博客,以期自己把写作的心态保持下去。新版的WordPress有个特别好的改进,极大的改进了编辑文章时的写作体验,像我这种完全不会使用Markdown的人都可以完全不用在意任何排版的问题。写作流畅,排版优美,我还有什么不满呢?只能说,租服务器的钱和投入搭建博客的时间,还是很值的。

陷阱预警


老早书友就让我给他推荐书,他是特别热衷于悬疑惊悚小说的,恰好我对于“清明上河图密码”系列还特别喜爱,于是推荐给他。

他看书也是很快,和我讨论第二部的人物和剧情的时候,我一直在说“牙绝冯骞(qian1)”,例如“冯骞花了三百两银子娶了小妾”等等。我还是很喜欢牙绝这个角色的,为人都光明磊落,做事情干脆不拖泥带水,对家庭对妻子女儿也是体贴有加,我也经常拿这个角色去思考一些问题。

后来书友质问我,这个“牙绝”难道不是叫“冯赛(sai4)”吗?我当时还胸有成竹说,这人叫冯骞,你认错字了,心里还得意的很,心想,我注意到了这个字是个极易认错的字了,哈哈就知道你可能认错。

然而我俩都不服对方,于是在手机上打开电子书,一看,果然是“冯赛(sai4)”,我的大脑一下子就懵了,双眼都在发黑,有一种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感觉,把脑海中所有跟“冯骞”有关的思想都要替换成“冯赛”,就像楚门的世界里面,金凯瑞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世界是假的一样,那时间各种被欺骗、焕然大悟、如释重负、羞愧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件事情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徘徊很久了,一直都无法释怀。我联想到很久以前在知乎日报上看到的一篇文章,这种现象类似“陷阱预警”,具体的已经无法准确描述出来了,大概意思是,我们在遇到一个“陷阱”的时候,很快会给自己产生一个预警:这个陷阱千万不要中招!在这种预警作用下,大脑几乎跳过了认知阶段,直接使用了这个陷阱的“正确答案”。

比如,“冯赛”这个名字在书中出现了成百上千次,我为什么成百上千次地看过这个名字,都没发现自己认错了呢?因为初中历史老师告诉我们,汉武帝时期有个人叫“张骞”开辟了丝绸之路,这个“骞”字可不要认错了,不要认成了“赛”字;近代有个民族企业家叫“张謇(jian3)”,这个“謇”字也不要认错了,不要认成“骞”或者“赛”。

这个错别字预警,伴随着我的成长一直到了今天,一旦遇到这种类似的字(骞、赛、謇),大脑就开始高度紧张进入戒备状态,以至于直接忽略了辨识的过程,在看到类似的字的时候,潜意识去逃避认知它,然后大脑直接告诉了自己一个“正确答案”。

有了这个“陷阱预警”的解释,我慢慢回想起了很多发生在自己身上匪夷所思的现象。比如最近发生了一件是:我把表格的“行列”位置弄反了。正常情况下,行的标题在左侧下方,列的标题应该在右侧上方。然而这个规则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预警”,虽然我把位置弄反了,但是大脑在预警作用下,我很害怕自己会弄反,因此潜意识直接跳过了辨识阶段,直接把错误的界面看成是正常的了。

这种类似的问题在我身上,就算是模糊的记忆中,也是有许多次了。问题可大可小,我觉得还有待深层次挖掘里面的根本原因,无论是无法直视自己犯错,还是从成长时期带过来的劣等特质,都有待自己去进一步探索。

时代和认知层次的隔阂


上周去参加了一加在西安举办的线下活动,到场的几乎都是特别年轻的面孔,绝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看起来一加官方人员也特别喜欢学生这样的群体,像我这样脸皮跟树皮一样厚在社会混了好多年的人,一加大约是绝对不会愿意我站出来讲讲真实情况。

活动举办很成功。然而,本来再度对一加燃起的热情,却在逐渐冷却了,就像我在报名活动的时候所填写的理由,“我想认识一下,同样在使用一加手机的,都是怎样的一群人”。

说起来,无论是什么样的互联网公司,都特别喜欢“学生”这个群体,有最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充分了解品牌故事和文化细节),有最庞大的“裙带效应”(来带动产品销售,以及粉丝热情的传播),认知上还处于尚未成熟的阶段(就很容易被洗脑),喜欢高大上的有科技范的东西(装逼主义至上,那我就给你整天弄一些华而不实的活动,让你发朋友圈帮我宣传)。

不知道许多年过去之后,这些学生回想起来这一腔热血,洒在了一个个充斥着资本游戏的商业活动里面,会不会有些许反思,还是不断告诉自己“青春就是要满腔热血”“再不挥霍就老了”等等这样劣质的思想观念。

然而,在这个世界行走多年的自己发现,自己越来越被这个世界排除在外了。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好一阵子,逐渐把思路理清楚了。

首先,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斥资本活动的世界,感情只存在于每个人身边一个很小的圈子。

在这个资本活跃的世界里面,“资本持有者”更倾向于给为他们带来更高收益的用户群体提供服务。像我这种看透了资本活动的异类,他们心里大概是有数,无法在我这样的人身上获取更多有价值的利益了,而再和我有过多纠葛,我反而会口诛笔伐了。

因此我打开视频APP,发现里面所有的视频都不是我想看的;我打开资讯APP,里面所有文章都是我所鄙弃的。不是我找不到我想看到的文章、我想看到的视频,而是资本已经放弃了为我这样的用户提供服务了,因为这样的服务对于他们来说得不偿失。

于是我不断的放弃一个又一个我曾经热衷和喜爱的平台,最终已然是无处安身。

我曾经觉得,这个世界有一类或者有一簇真理所在,那就是孔儒学问所崇尚的“理”,也是道家老子世界里的“道”,这种“道理”应当是这个世界存在并良好运转的基石,而我也在不断追求“道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可是,越到后来越发现,我与外面花花世界的花花主流已经产生了太多的隔阂。

后来我才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由“道理”构成,一个群体只要人足够多,就占绝对的主流,无论是瞄准在互联网不怎么发声的用户的“拼多多”,还是热衷于流量小奶狗的大姐大妈们,还是被享乐主义和咪蒙主义洗脑的少男少女们,抑或是上文中提到的学生们,他们在这个社会上已经形成了一股一股的主流,让各式各样的资本蜂拥而去。

而我,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和将文化带入深渊的资本们对抗到底,回归原始,与文字相伴,在音乐中起舞。我还是很喜欢这句话:

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小感觉:一部电影一本书(2018.12.08)

是上上周的这个时候,也是周六深夜,我正在看一部电影《深夜食堂》,被一件俗事打断,因此留在了今天把这部电影看完。

深夜食堂系列一直有美食治愈系代表的美誉,作为为数不多在中国大众的口口相传的日本影视作品,它确实表达出了日本社会的面貌,基于现实却给了我们不加上限的温馨和美好。

想象一下,深夜下班回到家之前,在这里点份六爪的章鱼香肠,再来一杯清酒,和常来这里的顾客一起聊聊家常,既没有工作的压力,也没有家庭琐事的烦恼。大家互道一声问好,把一些身边人的事情拿出来讨论。这才是我最向往的场景。

我很喜欢美知留这个女孩,至少我挺喜欢这个演员,明媚干净,眉宇间充满英气,笑起来的酒窝给人以情绪上的鼓舞。


美知留得知隔壁酒楼老板娘喜欢这里的老板(都一大把年纪了,确实令人忍俊不禁)

冬日下雪,大家围在一起分享美知留亲手做的料理,无论是矗立一旁的笑成一朵花的美知留,还是大家惊喜感激的面庞,都直击观众内心深处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也向往这种有固定的群体,有差不多的交流时间窗口,我也曾想过用另一种形式做自己的“深夜食堂”。可能是阅历不够罢,我做不到老板这样处世不惊,游刃有余。


前几天把王小波的《红拂夜奔》看完了。

这本书我特别喜欢李卫公的剧情,这本书里包含的许多隐喻和暗讽,对当下的人可能早已不适用,因此小波先生最想展示给读者的,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但是我想写这本书,是因为有一天下班,科比提起了一个问题。当时他直言佩服我当初从南京毫不犹豫地离开,他问我,还会再有这种冲动,像之前那样离开西安吗?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可能了,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了。

李卫公在洛阳被人追杀出逃,歌妓红拂跟着他跑了。他们为唐高祖打下了大好河山,建起了规规矩矩的长安城,却也只是从一个“围城”逃离到了另一个“围城”而已。而他们还能逃离吗?

李卫公年纪大了,还有胃病,已经逃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