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尽头处生活

2018年5月24日
很久没写点东西了。
回忆起断开写文章的原因,大概是我总觉得我每看完一本书,为这本书写一篇文章比较好,于是一直拖呀拖,就差点拖到天荒地老。
而这次重新回到了文字的世界去表达自己,是很想记录和整理一下最近一个很微妙的状态。
前阵子我几乎过着一种完全一个人的生活,几乎在我周围的每一个圈子,都在宣扬一种我不太认可的价值观,仿佛我才是那个与世界格格不入的人。我只能保证自己内心的安宁和平静,却无法阻拦周围人对我产生的影响。
我的心绪几乎是一根笔直的直线,无悲无喜地去尽情感受生活。如果这个世界无法对我产生任何波动,这条直线将会这么一直无限延伸下去。
可是,事情总不能如人所愿,就算自己已经当缩头乌龟了,总还有冷水能泼进来。于是这根直线走向渐渐被拉低了,心绪持续下沉,一直到我有一种呼吸都很艰难的地步。
然而,在最低谷的时候,我有一番不一样的体验和想法。
在最绝望的时刻,我一个劲的否认自己,开始苦苦思索为什么我被这个世界遗弃了,无论是言行上的故作高深,还是对其他人肆意的否定,仿佛都是在为了获取周围的关注和聚焦。然而,这样看似幼稚的行为和想法会让世界推离越来越远。
2018年6月24日
这篇文章在这里搁浅了许久,原因是我看到了唐望的教诲,他告诉我,自我否定是一种放纵,它会让人沉迷于相信自己正在做伟大的事情。这句话一下子警醒了我,我好像一直沉醉在自己正在做非常伟大的事情,日积月累下来我也可以变得很伟大。所以,关于自我反思这里,我不再深入去自我否定,而是关注我的脑海里出现的新的想法。
时间过去很久了,我依稀还记得当时的想法是,如果我所认知和我想的一切都是错的呢?从大学自我启蒙开始,这一切都是错的呢?那会是怎么样?
关于“道”和“理”的思考,以及幸存者偏差
这段时间关注了很多关于宋明理学的理论,虽然把它归纳为儒家思想,那应该是政治策略上使用的儒家的思想,但是根本和核心上,我觉得和老子的道经非常像。
老子描述的大道是一种非常抽象的概念,天法地,地法人,人法道,道法自然。二程(程颢、程颐)理学告诉我们,“即物而穷其理”。万物都有遵循一个基本的规律去发展,这个规律就是大道。
不过说到底,无论是老子描述的道,还是理学,都算作是一种客观唯心主义。客观唯心主义表示一个人认为,万物都有个客观的规律去发展,先存在这个规律,再发展出万物。
可是,无论是机械唯物主义还是辩证唯物主义,无论是主观唯心主义还是客观唯心主义,都是不同的人对这个世界不同的认知呀。
我以前觉得不是每个人都能认知到自我,觉得能认知到自我是一件伟大的事情,而实际上,“自我”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唯心主义,只是对这个世界的千千万种认知方式中渺小的一种。
我所学习到的知识覆盖了所有对这个世界认知的方式。然而,由于某一次我偏向了“道”和“理”对这个世界的诠释,于是我只吸收了符合这个方向的观念,而且在阅读书籍的时候,会去挑和我观点一致的书籍去阅读,因为在不断印证自己的观点的过程中,会产生一种与“道”和“理”越来越接近的错觉,越来越觉得,只有自己走的道路才是一条明亮而清晰的道路。
忽然明白了这一点以后,我应该学会的是,海纳百川。并不是不反驳,而是从心里去接受他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是正确合理的,因此就没有任何的必要去“故作高深”,去“否定其他人”了。
关于死亡
理学里面我从哪里看到一句,理不可以被穷尽,否则就是死亡的时候了。这句话很有意思,朝闻道而夕可死,莫过于此。
唐望的教诲里,对于死亡的认知非常值得所有人去学习。
死亡就在我们身边,他像另外一个我一样,当我坐的时候,他站在我的侧后方凝视我;当我仰卧在床上睡觉的时候,他侧身在旁打盹。
我们应该像战士一样,抱着每一件事情都是死亡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人类的世界存在比死亡更可怕的,宁愿死亡也不愿意做的事情吗?该给这类人怎样的描述和定义呢(自闭症算不算这一类的)?
关于表里不一
认识自己表里不一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对“慎独”这个词的理解却是越来越深了。
起因是减重控制饮食的过程中,我可以在和其他人一起的时候很轻松很容易控制自己的能量摄入,但是当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却很难控制,往往回家就胡吃海塞一波。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回想了一些其他事情,例如:
我在家的时候很少能有连续看书的时间,哪怕无聊到找不到任何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做,也很少会想到去看书。但是在地铁上在公司,我会经常在娱乐休息放松的时间看书。起初我并没有往“装逼”这个词上面去想,我觉得我这样看书的目的,仿佛看书只是为了让别人看到我在看书。这个我之前并没有意识到的事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对这个问题,还有待我去思考,我觉得当我周围有人的时候是一种极端,独处的时候也是一种极端,我的内心是否能找到一种状态,让二者平衡在一个很合理的位置。
就拿控制饮食和看书的事情来说:
我控制饮食的目的是什么?无论是为了更好的身材去减肥(聚处),还是锻炼自己的意志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完美(独处),都太极端了。前者的问题在于,要达到这个目的所花费的时间和努力,远远超出了自己想象。后者的问题在于,自己的意志力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线,而且意志力是有限的,我是否真的在让这个有限的容量增加,还是在原地踏步。
我看书的目的是什么?无论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知识让自己思想更快的提升(聚处),还是把读书当作一种习惯和生活方式(独处),也都太极端了。前者的问题在于,读书的作用其实并没有这么大,它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后者的问题在于,相比较于图片和视频,文字并不能给自己带来太多的愉悦感,把它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却让自己的生活过于平淡而容易陷入低沉。
这个中间状态得靠自己去好好把握一下。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