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别人眼里就是个笑话,可怕的是我自己还不自知。

我想起了邓珂店开业那天晚上吃烧烤,可心说她有个朋友,喜欢一个女孩子至今都没放弃,觉得他很傻逼。

我现在就觉得我很傻逼。

开始是从老许那里对我的评价,是理性和感性的完美结合。我自己对于这一点感到还挺自豪的,这样的感性和理性互相结合,让我对外界的感知和判断,细腻到一个准确率很高的地步。

然而,准确率很高也会有不准确的时候,再加上一意孤行和感情因素,我总是偏执地为这种不准确,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麻痹自己,不断给自己洗脑告诉自己不要放弃。

人在关键时刻进行判断的时候,倾向于做对自己有利的假设,哪怕是这样的假设只是虚妄。

我从来好像没有理性地想过,对方是否值得自己这样去坚持,我好像一直沉浸在和她在一起的美好的梦里。

我回想起年初和韩姐连麦打游戏的时候,韩姐聊起我的这段感情经历,觉得我这样很不值,她觉得从目前的表现来看,这个女孩的表现非常差劲,完全不值得我这样的等待和付出。

对于韩姐的评价,我当时很不以为然,而我又走进了另一个误区。我无可救药地以为我的无私感情非常崇高和伟大。

然而,自己真的无私吗?不,感情都是自私的,无私的付出,所图更甚。

年初在看《漫长的告别》的时候,甚至非常热血和冲动,想和硬汉马洛一样和她来一场“漫长的告别”,然而最终放不下的还是自己,因为我当时并没有找到彻底放下的理由和原因,甚至给自己留下了“等待”这样的一个念想。

而今终于亲自从她那里听她说她有了对象,感觉自己真的要到了断的时候了。

到这时候,感性蹭蹭开始往下跌,理性终于开始压制住了感性的一面。好像除了她甜美的笑容长期占据了我的记忆,好像真没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高中和周满坐同桌的时候,周满对我吐槽:不知道这邓珂到底有什么好的,让我和童林都鬼迷心窍。

我现在想来,可能真的只是她的笑容对我的杀伤力有些巨大了吧。

本来还对她自己有了对象以后却不告诉我,对这样的人品问题挺在意,不过现在来看,这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只是非常惋惜由于她没告诉我她已经有对象,我自己深陷她的事务之中,一时抽身不符合违背了我的承诺和原则,我也有些隐隐不忍。

我又开始把自己朋友圈的签名,和手机锁屏签名,都改成了“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看来,我和硬汉马洛对于告别过去,都是同一种理由。我有我自己的坚持,但这样的坚持基于我自己凝练的价值观。

电视剧《非自然死亡》里,三郎在火灾里救出了凶手,自己失去了逃生的机会,我们作为上帝视角的观众,自然是感到非常惋惜。但这是三郎自己的原则,哪怕是再来一次,他还会这样做。

对于她,我终于开始在心里完完全全地开始做挥手告别了。

在那天知道了一切的晚上,我告诉她我学会了成熟的最后一课,就是学会了接受现实,并不是自己有多爱有多喜欢一个人,这个人就真的能和自己在一起,这是现实。

然而,回到家以后,我却并不这么想。

我上的最后一课是,自己真的带了非常多的复杂感情因素去看她,甚至于连她是否真的适合自己都没看得太清。

以前看网上有人说,一个男孩,如果没找到另一半,就不是一个完整的自己,因为自己的感情寄托仍然没有着落。

我在半年前,甚至还天真的以为,自己离结束单身生活很接近了。

昨天刚刚过去的26岁生日,自己好像真的变得不太一样了。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一点一点把我自己从她那里抽丝剥茧出来,然后再一点点清除内心里有关她的一切。

再见了,但愿再也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