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酒敬永恒不变的岁月

我时常有一种错觉:心中的悲欢已经达到了一种完全的平衡,如果一阵风吹向我,我可能要羽化飞升。我若是心中了无牵挂,又为何不让自己的灵魂冷冻起来,不去感受这世界发出的哀叹?不知是好是坏的状态。
幸而心中最后的一份牵挂像溺水时一只强有力的手,一下子将我拽起来。今年是鱼丸女士在我心中起舞的第十三个年头。曾经我觉得这是一把枷锁,是一种心魔,如今却要向它致敬。呵,一点也不可笑。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是呀,我爱着鱼丸女士的灵魂深处,就像基督教徒向往天堂那般坚定和热切。
很多事情已经不按我之前那样想的往下进行了。去年12月的时候,我还是一腔热血,如今,我只怕要化为和风细雨和深沉了。
“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我偏要勉强。”
“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虽然前景不甚明朗,我觉得这是我这一生中坚持下去的最伟大的事情。
不撞南墙头不回。
我无法给她带来怦然心动的感觉,我的有趣全都献在了灵魂深处的理智。如果我自己都需要一把钥匙去开启自己的灵魂,又怎么撞进她的心扉呢?
忙忙碌碌的生活总是带给我各种各样的情绪和无奈,只是爱情再也很难说出口。倘若有一天,她遇见了自己的另一半,我还是会笑着癫狂,哭到心伤。
尽管叫我疯子,不准叫我傻子。
一杯酒敬你我最美好的时光。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