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碎碎念

博客


自从有了某人催更,我就特别想再把自己的博客做起来,虽然中间停更了许久。然而,最麻烦的还是没有写作平台,简书是个好地方,只是这个平台近几年已经急功近利,大约是早已经把我排除到目标用户群体之外了。

最初的想法是,不想花钱租服务器自己搭建博客,因为很多时候,写作不方便、网速太慢、主题不好看可能都是打消写文章念头的原因之一。因此,我特别想找一个用户体验良好,没有外在因素干扰我的写作心态的平台。

就目前的互联网商业环境来看,在博客这种事物渐渐被微博、短视频取代后,中长篇的文章早已经奔着“吸睛”、“爆料”、“干货”的商业目的去了,为的就是要吸引读者来阅读。我早期也会有这样的念头,打造一个日访问上十万上百万的博客。在这个过程中,我饱受“所写非所愿”的折磨,因此放弃。在年初的时候,我开始不断净化和摆正写作的目的。

找各位亲朋好友,想蹭他们的博客写点文字,然而大多都稍有防备,大概是因为博客相当于自己的一个“小世界”,很难做到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再容纳别人“胡作非为”。而且,现在的个人博客,很少再有看到记录精神层面的东西,大多都在叙事、记录技术相关了。人总是很难敞开自己的内心,让别人驻足观看。

于是只好自己租了服务器,再次使用新版的WordPress搭建了这个博客,以期自己把写作的心态保持下去。新版的WordPress有个特别好的改进,极大的改进了编辑文章时的写作体验,像我这种完全不会使用Markdown的人都可以完全不用在意任何排版的问题。写作流畅,排版优美,我还有什么不满呢?只能说,租服务器的钱和投入搭建博客的时间,还是很值的。

陷阱预警


老早书友就让我给他推荐书,他是特别热衷于悬疑惊悚小说的,恰好我对于“清明上河图密码”系列还特别喜爱,于是推荐给他。

他看书也是很快,和我讨论第二部的人物和剧情的时候,我一直在说“牙绝冯骞(qian1)”,例如“冯骞花了三百两银子娶了小妾”等等。我还是很喜欢牙绝这个角色的,为人都光明磊落,做事情干脆不拖泥带水,对家庭对妻子女儿也是体贴有加,我也经常拿这个角色去思考一些问题。

后来书友质问我,这个“牙绝”难道不是叫“冯赛(sai4)”吗?我当时还胸有成竹说,这人叫冯骞,你认错字了,心里还得意的很,心想,我注意到了这个字是个极易认错的字了,哈哈就知道你可能认错。

然而我俩都不服对方,于是在手机上打开电子书,一看,果然是“冯赛(sai4)”,我的大脑一下子就懵了,双眼都在发黑,有一种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感觉,把脑海中所有跟“冯骞”有关的思想都要替换成“冯赛”,就像楚门的世界里面,金凯瑞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世界是假的一样,那时间各种被欺骗、焕然大悟、如释重负、羞愧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件事情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徘徊很久了,一直都无法释怀。我联想到很久以前在知乎日报上看到的一篇文章,这种现象类似“陷阱预警”,具体的已经无法准确描述出来了,大概意思是,我们在遇到一个“陷阱”的时候,很快会给自己产生一个预警:这个陷阱千万不要中招!在这种预警作用下,大脑几乎跳过了认知阶段,直接使用了这个陷阱的“正确答案”。

比如,“冯赛”这个名字在书中出现了成百上千次,我为什么成百上千次地看过这个名字,都没发现自己认错了呢?因为初中历史老师告诉我们,汉武帝时期有个人叫“张骞”开辟了丝绸之路,这个“骞”字可不要认错了,不要认成了“赛”字;近代有个民族企业家叫“张謇(jian3)”,这个“謇”字也不要认错了,不要认成“骞”或者“赛”。

这个错别字预警,伴随着我的成长一直到了今天,一旦遇到这种类似的字(骞、赛、謇),大脑就开始高度紧张进入戒备状态,以至于直接忽略了辨识的过程,在看到类似的字的时候,潜意识去逃避认知它,然后大脑直接告诉了自己一个“正确答案”。

有了这个“陷阱预警”的解释,我慢慢回想起了很多发生在自己身上匪夷所思的现象。比如最近发生了一件是:我把表格的“行列”位置弄反了。正常情况下,行的标题在左侧下方,列的标题应该在右侧上方。然而这个规则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预警”,虽然我把位置弄反了,但是大脑在预警作用下,我很害怕自己会弄反,因此潜意识直接跳过了辨识阶段,直接把错误的界面看成是正常的了。

这种类似的问题在我身上,就算是模糊的记忆中,也是有许多次了。问题可大可小,我觉得还有待深层次挖掘里面的根本原因,无论是无法直视自己犯错,还是从成长时期带过来的劣等特质,都有待自己去进一步探索。

时代和认知层次的隔阂


上周去参加了一加在西安举办的线下活动,到场的几乎都是特别年轻的面孔,绝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看起来一加官方人员也特别喜欢学生这样的群体,像我这样脸皮跟树皮一样厚在社会混了好多年的人,一加大约是绝对不会愿意我站出来讲讲真实情况。

活动举办很成功。然而,本来再度对一加燃起的热情,却在逐渐冷却了,就像我在报名活动的时候所填写的理由,“我想认识一下,同样在使用一加手机的,都是怎样的一群人”。

说起来,无论是什么样的互联网公司,都特别喜欢“学生”这个群体,有最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充分了解品牌故事和文化细节),有最庞大的“裙带效应”(来带动产品销售,以及粉丝热情的传播),认知上还处于尚未成熟的阶段(就很容易被洗脑),喜欢高大上的有科技范的东西(装逼主义至上,那我就给你整天弄一些华而不实的活动,让你发朋友圈帮我宣传)。

不知道许多年过去之后,这些学生回想起来这一腔热血,洒在了一个个充斥着资本游戏的商业活动里面,会不会有些许反思,还是不断告诉自己“青春就是要满腔热血”“再不挥霍就老了”等等这样劣质的思想观念。

然而,在这个世界行走多年的自己发现,自己越来越被这个世界排除在外了。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好一阵子,逐渐把思路理清楚了。

首先,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斥资本活动的世界,感情只存在于每个人身边一个很小的圈子。

在这个资本活跃的世界里面,“资本持有者”更倾向于给为他们带来更高收益的用户群体提供服务。像我这种看透了资本活动的异类,他们心里大概是有数,无法在我这样的人身上获取更多有价值的利益了,而再和我有过多纠葛,我反而会口诛笔伐了。

因此我打开视频APP,发现里面所有的视频都不是我想看的;我打开资讯APP,里面所有文章都是我所鄙弃的。不是我找不到我想看到的文章、我想看到的视频,而是资本已经放弃了为我这样的用户提供服务了,因为这样的服务对于他们来说得不偿失。

于是我不断的放弃一个又一个我曾经热衷和喜爱的平台,最终已然是无处安身。

我曾经觉得,这个世界有一类或者有一簇真理所在,那就是孔儒学问所崇尚的“理”,也是道家老子世界里的“道”,这种“道理”应当是这个世界存在并良好运转的基石,而我也在不断追求“道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可是,越到后来越发现,我与外面花花世界的花花主流已经产生了太多的隔阂。

后来我才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由“道理”构成,一个群体只要人足够多,就占绝对的主流,无论是瞄准在互联网不怎么发声的用户的“拼多多”,还是热衷于流量小奶狗的大姐大妈们,还是被享乐主义和咪蒙主义洗脑的少男少女们,抑或是上文中提到的学生们,他们在这个社会上已经形成了一股一股的主流,让各式各样的资本蜂拥而去。

而我,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和将文化带入深渊的资本们对抗到底,回归原始,与文字相伴,在音乐中起舞。我还是很喜欢这句话:

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1. “人总是很难敞开自己的内心,让别人驻足观看。”有人一旦敞开内心,就让人流连忘返(手动斜眼表情)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