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感觉:一部电影一本书(2018.12.08)

是上上周的这个时候,也是周六深夜,我正在看一部电影《深夜食堂》,被一件俗事打断,因此留在了今天把这部电影看完。

深夜食堂系列一直有美食治愈系代表的美誉,作为为数不多在中国大众的口口相传的日本影视作品,它确实表达出了日本社会的面貌,基于现实却给了我们不加上限的温馨和美好。

想象一下,深夜下班回到家之前,在这里点份六爪的章鱼香肠,再来一杯清酒,和常来这里的顾客一起聊聊家常,既没有工作的压力,也没有家庭琐事的烦恼。大家互道一声问好,把一些身边人的事情拿出来讨论。这才是我最向往的场景。

我很喜欢美知留这个女孩,至少我挺喜欢这个演员,明媚干净,眉宇间充满英气,笑起来的酒窝给人以情绪上的鼓舞。


美知留得知隔壁酒楼老板娘喜欢这里的老板(都一大把年纪了,确实令人忍俊不禁)

冬日下雪,大家围在一起分享美知留亲手做的料理,无论是矗立一旁的笑成一朵花的美知留,还是大家惊喜感激的面庞,都直击观众内心深处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也向往这种有固定的群体,有差不多的交流时间窗口,我也曾想过用另一种形式做自己的“深夜食堂”。可能是阅历不够罢,我做不到老板这样处世不惊,游刃有余。


前几天把王小波的《红拂夜奔》看完了。

这本书我特别喜欢李卫公的剧情,这本书里包含的许多隐喻和暗讽,对当下的人可能早已不适用,因此小波先生最想展示给读者的,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但是我想写这本书,是因为有一天下班,科比提起了一个问题。当时他直言佩服我当初从南京毫不犹豫地离开,他问我,还会再有这种冲动,像之前那样离开西安吗?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可能了,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了。

李卫公在洛阳被人追杀出逃,歌妓红拂跟着他跑了。他们为唐高祖打下了大好河山,建起了规规矩矩的长安城,却也只是从一个“围城”逃离到了另一个“围城”而已。而他们还能逃离吗?

李卫公年纪大了,还有胃病,已经逃不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