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而复始 死而复生

端午是祭奠屈原的中国传统节日。

生命和死亡

最近面对的事情也挺多,突然觉得好像身边有一些同伴,遭遇了亲人生命的消逝,也有一些即将获得新的小生命。

我想起了邓珂上周说的一句话,当时准备去拍摄金鸡菊,但是遭遇大风天气没有去成,然后在讨论花是不是谢完了,有一句话比较特别,因此特地把原话翻出来了。

有死去的就有新长出来的

今天去金鸡菊聚集开放的两处,一处的花已经败完了,另一处则是别有一番景色。 花瓣已经谢掉的花株,穿插在新盛开的花朵之间,显得新花更加鲜艳和美丽。

从很早就期待科比的孩子降生于世,期待不仅在于新的生命即将来临,更加期待的是新的生命对科比他自己的影响。最近也就快出生了,祝他们一切安康。

而签哥则遭遇了祖母的去世。我曾经想过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上上一辈亲人的离世,自己是否有些不懂得珍惜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他们。

然后就在几天前,从邓珂那里听到她爷爷去世的消息,顿时心里很沉重。

我对死亡的理解深受以前看的一本印第安土著哲学书的影响。这本书里告诉我,要像战士一样生活,而像战士一样生活,则一定要随时准备死亡,否则到达不了舍弃一切的境界。

其实对那些玄之又玄的人生哲学,我几乎都忘得差不多了。对于生命和死亡的态度,我自己也不确定了。

想起来以前看的新闻,说是人只有在自己面临死亡的时刻,才能体会到生命的重要和宝贵,也许我这就是“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吧。

端午

今天仍旧不呆在家,也是想着出去转一转。直接上图吧。

今日最佳

关于拖延症的思考

新的一年开始了,在感受着什么都是准备重新开始的气氛中,然而我却并没有真正重新开始。

原本计划是,新年开始准备考试,新年开始准备跑步,新年开始准备看书,新年开始准备弹吉他,新年开始准备写文章,新年开始准备编写知识库…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诚然,各种事情都能找到各种不同的不相关的理由一一解释为什么没有开始,但是依赖于新年这种仪式来动员拖延了足够长时间的自己,本身就是一种逃避自己缺陷的行为。

本来这个事情并没有什么值得好写的,只是在这个无法入眠的周六深夜,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自己关于拖延症的一些想法。

被拖延的事情太多,我渐渐明白了有关具体目标几个规律。

独自面对的压力

心中无法消解压力带来的恐惧,也就潜意识抗拒去执行,也就无法开始。这是拖延的原因之一。

考试符合这一类,我需要独自参加考试。倒不是这个考试有多难,而是考试环境非常陌生。于是,考试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

感情也符合这一类,或许我仍然没有办法在她完全放开自己的灵魂以达到自然的效果,我在意的太多,压力也就大了。

沉迷于快餐文化带来的快感

越来越多的事情在不断带给我不同的反馈,比如我刚刚在bilibili上刷视频,虽然我看不起刷抖音的,但我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呢?

刷视频带来的快感远高于开始阅读和开始练吉他,于是我拒绝停止去做高快感回报的事情,正常应该去做的事情自然就会被无线拖延了。

看书,练吉他,都是属于此类被拖延的情况。

不够自然,不够洒脱

无论是轻微的洁癖,还是尴尬的强迫症,或者是懒癌发作,很多事情并不是不想开始做,往往是自己先给自己设置一个前提,实现这个前提再开始的设定。

开始写字,必须要一张大桌子,否则就是不愿意在一张小桌子上开始写。

开始练吉他,必须要把谱子打印出来才肯练,否则还要对着视频觉得很麻烦。

环境因素

其实我也见过很多人把不作为怪罪到外在环境上,但这一直我所警惕的情况。

西安的雾霾天太严重了,很多时候自己怕冷,不想跑步的时候难受,因此就把不去跑步的理由推脱到雾霾上。

以上。

跨年小记&小结

又到了每年独自跨年的时候了,回想起去年此刻我也是在台灯的灯光下,坐在这里敲打键盘,在Google Doc里书写去年的年度总结。那时候感情的波动正好处于一个波峰位置,略带愁苦的回忆即将过去的一年里的每个月都有什么事发生,记录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今年这时候有些厌倦了回忆过去,就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每当跨年都特别怀念上学的时候跨年夜,有的人看跨年节目,有的人打游戏,我参与了看鬼片小组。回想起那个晚上,真的是格外惊悚和刺激,现在再怎么看鬼片都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跨年夜于我而言已经是遥不可及的过去,那跨年前后的几天呢?回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四人一起在鱼庄吃年夜饭,大家一起聊天吹牛,畅想下一年。还记得,去年也是李钊一个一个调查下一年的目标,虽然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去年定的目标是什么了,但是仍然还能回想起,当时对完成目标的信心和胸有成竹。

今年仍然和他们吃过了年夜饭,只是和去年情形却完全不一样的,总感觉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了,再加上各自都带了家属,只有我独自一人, 很多话很多玩笑都无从说起,未免有些索然无味。现在我倒是觉得自己和他们越走越远了,有些厌倦了,脑海中一闪而过不再参与他们的活动的想法。

我也仍然还记得年中的时候,我正在地铁上,发了一条朋友圈。24/50,480/1000。就算是很熟的人,应该只有很少数能猜出来这几个数字代表的含义。年初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30本书,跑步多少不记得了。上半年目标完成得不错,因此我调整了一下目标,计划全年完成50本书的阅读,跑步1000公里。而在那个时候,已经看了24本书,跑了480公里了。

读书

一月红手指 – 东野圭吾
品人录 – 易中天
源氏物语(三观不正,看到一小半放弃)
二月人类简史 – 尤瓦尔·赫拉利
黄金时代 – 王小波
浮生六记 – 沈复
三月人间词话 – 王国维
三十而立 – 王小波
我的阴阳两界 – 王小波
人间失格 – 太宰治
岛上书店 – 加布瑞埃拉·泽文
四月信 – 东野圭吾
情人 – 渡边淳一
一生的远行 – 季羡林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无人生还 – 阿加莎·克里斯蒂
五月姐姐的守护者 – 朱迪·皮考特
虚无的十字架 – 东野圭吾
梦幻花 – 东野圭吾
1984 – 乔治·奥威尔
清明上河图(木火金水土)- 冶文彪
六月巫士唐望的教诲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解离的真实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清明上河图密码2(金银铜) – 冶文彪
前往伊斯特兰的旅途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七月清明上河图密码3(妖魔鬼怪) – 冶文彪
奇风岁月 – 罗伯特·麦卡蒙
资治通鉴(太长了,看完春秋战国部分就没再看了)
八月清明上河图密码4(青红皂白) – 冶文彪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 保罗·柯艾略
九月了不起的盖茨比 – 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
清明上河图密码5 – 冶文彪
自在独行(主要以叙事散文为主,实体书没看完)
十月 道林格雷的画像 – 奥斯卡·王尔德
人皮论语 – 冶文彪
圣殿春秋 – 肯·福莱特
十一月 红拂夜奔 – 王小波
十二月漫长的告别 – 雷蒙德·钱德勒(在读)

2018年累计看了34本书,其中有24本是在上半年就已经完成阅读的,下半年只阅读了10本书。上下半年差距较大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上半年看了太多王小波和东野圭吾的小说,他们的小说都不长,都可以很快地就看完;二是下半年沉迷于游戏,耽误了不少阅读时间。

在今年读的这些书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是非常值得推荐的:

优秀的大作:

  • 了不起的盖茨比(满分10分推荐) – 对爱情的崇高梦想和为之付诸行动的执行力,揭露了资本主义的黑色原野上追名逐利的丑恶嘴脸。
  • 圣殿春秋(10分) – 梦想,修士的廉正和自律,力量智慧和勇气;描绘了一个中世纪宗教主义下的英格兰帝国的社会面貌。
  • 道林格雷的画像(9分)- 关于享乐主义对人的可怕影响,以及隐喻的自我-本我的哲学观。
  • 岛上书店(9分)- 强力治愈系,阐述了一些爱情、教育的很有意思的观点。

还不错值得一阅:

  • 奇风岁月 (7分) – 他的童年仿佛就变成了我的童年。
  • 清明上河图密码系列 (8分)- 除了挖坑太多填不完会减分,这个系列对于历史事件和文化的还原太棒了,剧情虽然很杂乱,但是好看。
  • 一生的远行(7分)- 文笔优美。
  • 1984(6分)- 反乌托邦,这本书放在现在来看有些过时了,但是了解一下也不错。
  • 无人生还(8分)- 短小精悍的悬疑小说,经典。

除了上面打了分的书籍,其他的书在我的眼中都是不及格的,现在来看,上半年看得书大多都是质量很差的,下半年书虽然看得少,质量却还不错。现在再来回想,上半年我确实有急功近利,求量不求质的浮躁心态。

然而2019年的目标还是得定,定在30本书,要求一半都在及格分数以上。

跑步

一月7.54km
二月61.4km
三月77.51km
四月114.41km
五月110.93km
六月100.15km
七月100.16km
八月99.1km
九月87.86km
十月48.48km
十一月54.28km
十二月0km

2018年共计跑步861.87km,上半年跑步约480km,下半年跑步约380km。上半年和下半年的执行差距也同样在于沉迷游戏,而且心态不正确,盲目追求减重效果因此不断提升速度导致的受伤,也是原因之一。

从八月以来就是一个转折点,先是这个月没完成100公里的小目标,接下来半年时间里,就不断处于受伤-颓废的交替循环里。因此下半年完成的效果非常差。

跑步这个事情对于我而言,已经不再是控制体重那样简单的事情了。在坚持跑步的过程中,无论是心态,意志力都有极大的改观。跑步带来的是一个人积极阳光的面貌,而它原本作为控制体重的目的,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至于马拉松,我还仍然记得去年刚开始跑步的时候说自己要在三年后开始一场半程马拉松比赛,然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半马几乎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了。

2019年同样需要在跑步上制定目标,仍然是1000公里,要求速度慢下来,不许有均速快于6分的跑步记录。

工作

年初入职,讲道理,这份工作可能都是很多程序员梦寐以求的上班环境,大家都很和善,上班的压力也不是那么的大,只是收入比起正常的互联网公司少了一些。

最让我心有触动的事情是,我结实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继而发展成为了朋友,三观都很正,能在一起聊天吃饭打游戏。无论是会吃会玩的小乔,还是性格三观接近完美的韩姐,都是值得我去珍惜和慎重把握的人。

吉他

年初的时候想学吉他,但是由于自己心志不够坚定,屡屡放弃,因此至今都不会弹奏什么像样的曲子。最近小乔又提起来,我又想把学吉他提上日程了。

感情

感情的事情最后说,因为最复杂。现在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两年前的自己是如何在一个窄小的出租房里浑浑噩噩的虚度光阴了。但是,我最近一年的改变,感情仍然具有最大的功劳。

去年向心上人袒露心迹的时候,我确实有些着急了。主要是心里一把火烧得正旺盛,和李钊交流此事的时候,他说他很担心我的精神状态,希望我尽早了结此事。

现在看来我不仅没有把这件事情了结干净,反而把它当作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它反过来在我的感情之火燃烧正旺盛的时候,悄悄改变着我,让我成熟,让我奋发向上。

是啊,爱情,从来就不是当代爱情观里的不合适就下一个的花样快餐,也从来就不是李钊和烟哥婚姻观里的找个居家过日子的伴侣,更不是燃酱和喵酱心中的精神避难所,也不是小乔说过的往好的挑。

我忘了是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爱情,是一种状态,不是结果。

如果说,一切社会关系都是各取所需,那么我期望和心上人的爱情开花结果,大概就是不求回报的同时,心中最大的奢求了吧。

关于成长(2018-12-02)

成长的事情,最开始是从年中考评的时候开始出现在我脑海里,我越来越信奉的是追求更高层面的精神世界。如果在实际中产生了好的结果,它只是我在追求至高无上的道路中所必然会带来的“副产品”而已。发生的事情因为是理所当然,所以可以很好地安抚内心,保持谦卑。

前天晚上部门聚餐的时候,科比和我感叹2018年即将过去,我和他说,我感觉每一年的结束的时候和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发生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大到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期间他问我,目标对我的影响是否是关键所在,我回答说,我成长的方式完全靠周围环境因素的影响,我自己有感知周围环境的能力,能思考到什么是好的值得我学习的,什么是坏的值得我警惕的。

而目标,对于作为普通人的我来说,它大概率只是个催促和监督我持续执行的辅助手段而已。曾经我也极力追求过目标,跑步的过程极力追求速度和超越,在不断受伤的过程之后,我决定要慢下来,然而一不留神,又开始没有意识的提速了。

在这“降速——无意识的提速——受伤”的几次循环过程中,我终于认识到,“慢下来”是一种境界,认真感知自己的身体,认真感知周遭的环境,不争不抢,量力而行。

写字也是这样,或许当前的社会用笔写字已经被人在不断冷嘲热讽了,但是我觉得在我的灵魂深处,“着急”永远是一个最大的祸患,字从小就写不好,并不是自己没有写好字的天赋,而是没有培养起“静下心来”写的习惯。

写字不是为了写字而写,而是慢下来感受自己内心世界的变化,一点一点去除内心的急躁和不安。

昨天中午加班,正好GDG在我司举办活动,好朋友李钊听说我昨天加班,特地来参加了这次活动,其实他就是想和我吃一顿中饭,好久没有“对等”地深入到灵魂和精神层面去和人如此畅快的聊天。前几天我还想起了他,因为在想成长的过程中,我也在思考周围的人的变化,无论是生活状态的变化,还是精神世界的变化。

我原先想的是,在我看来,他在2018年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那样自我感觉来良好,还是那样的老成。跟他聊了许多,才了解到,他也在战胜自己内心的不好的事情,只是没有表露出来。

一年的时间太短,看起来没有变化的人,只是你对他的关注在慢慢减少而已。

今天下午和邓珂面对面坐着聊了一会天 ,虽然还是有点紧张,但是相比最初的时候,我已经不至于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了。

突然想起来一个现象,在公司面对面遇到胡叔叔和小乔,他们有时候会很尴尬,不知道怎么打招呼,干脆就当作没看到就这么过去。突然意识到,内心世界丰富的人可能在外在上就是很容易表现地无所适从,但是真正打开了话题,能说个几天几夜都不带停的。

这么想来,我的这种紧张应该不算是一种比较麻烦的事情,只是内心的思绪较多,手脚忙乱干脆罢工而已。

虽然一直在默默关注她的变化,但是很少去打扰她,更多地是害怕并且避免自己内心世界波澜起伏,丢失了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应有的节奏和思绪。

关于观察到的她的变化,我也一直默默累积在心里,这次一股脑倒出来,想听听她发生了什么成长和变化。结果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她也有我原先预想之外的成长。

当下社会让人生活得越来越精美和便利,解决“最后一公里”“最后xxx”的理念盛行,网红经济也已经如此旺盛。互联网已经全面入侵每个人的生活和精神世界。抖音短视频更是成为了一种火爆的潮流。

然而作为受众的我们,真的有去思考我们在当之无愧享受这种精美和便利的时候,到底舍弃了什么吗?

发去的文字太长,不想看不看了;发去的图片,不好看不看了;每个人都习惯了享受精美和便利,却丢失了欣赏最原始最纯粹的事物的能力。

而互联网发展到这个地步,以前所说的开放和自由世界我们都已经看不到了,我们目所能及的,都是被人摆在我们面前想让我们看到的东西而已,他们盯紧的是我们余额宝的余额,而我们竟然还这样乐此不疲。

而今天的对话,我能感知到邓珂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些认知了,这是个很好的迹象。她有最简单和最直接的内心,也因此有她自己的智慧。

坐着听她聊到她今年的感情经历,虽然我故作淡定,但是心里仍然波涛起伏,一阵阵热流直往脑海里冲,眼角感到一阵阵雪花浮起,即使没有了当初的鲁莽和冲动,眼前的人仍然就在这里啊。

感情的事情上,我一直在逃避很多事情,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你遇到了一个你想守护一生的人,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入你法眼的人。

误会 – 葡萄城三十年征文

应邀为纪念葡萄城三十周年征文活动写一篇投稿,身为新入半年有余的一枚新葡萄我深感荣幸。奈何“潜伏”时间太短,对于周围同事的“侦察”还不够,因此在此只是写一写加入葡萄城以来的感受和所见所闻。
早就听闻“城”里好,辞掉上一份工作后我毫不犹豫就直奔这里了。面试的过程挺顺利,虽然略有压力,但是也有收获。入职的过程也非常简单,单刀直入,简单明了,没有什么繁琐的过程。在葡萄城工作的这半年以来,总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企业的人或事情总是“误会”多多,且待我一一道来。

PART 1

入职的时候,人事美女带我到现在的工位,向我介绍Barry,告诉我他是我的Mentor,但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一直都不知道他是我们的Leader。我心里当时觉得没啥不对,觉得这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年轻人带我也正好。接下来几天早上例会的时候,我发现大家都有朝Barry汇报工作的意思。大家说事情的时候,如果是进度上,眼神都会看向Barry,我当时有些纳闷,这个“年轻人”好厉害,为啥看起来大家都以他为中心?虽然疑惑满满,但是入职培训也是按部就班的进行。
直到第二个月月初(距离我入职过了半个多月)发伙食费的时候,我才在名单上看到,Barry是02年加入葡萄城。我还记得我当时看到这个的直接反应——石化,心想如果按照现在三十岁算的话,岂不是十几岁就加入葡萄城了!哇塞,天才啊!想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应该是我年龄估算错误,如果是按22岁毕业就加入葡萄城算的话,Barry应该是一个年龄接近四十岁的“大佬”了。心里一阵汗颜,这才把之前的疑惑一一串联起来,这时才终于明白Barry是我们Leader,所以大家都要向他汇报工作,以便他管理项目进度。
这和书上写得不太一样啊,平时完全感受不到Barry身上的气场,相反觉得他十分平易近人,交流沟通的时候也并没有发现什么本应该有的年龄代沟。这至少反映了两点值得我去探索的事情,第一点是,程序员如何在将近不惑之年的时候仍然保持一头“靓丽”的秀发;第二点是,如何在心态上保持年轻,将自身的观念和这个世界时刻保持同步,对新鲜事物也时刻保持着好奇心和探索欲望。也许就是这两点,才在我初来乍道的时候“欺骗”了我。

PART 2

Robert负责带我在技术和产品的道路上步入正轨。他作为我们组的开发Leader,负责开发进度管理,和全组的技术指导和产品方向的把控,所以看起来一直非常忙碌。正逢产品新版本临近发布,大家为同一个目标的共同努力,我发现大家的凝聚力离不开Robert的耐心和不厌其烦。我最初把这个特点归结为东北人的豪爽、不拘小节的性格。私下和朋友讨论,在项目管理上,考虑性格因素,我认为东北人管理项目应该会好很多。(请原谅我在此对地域上的偏见。)
这个观点在我心中保持了很久,期间也听闻了一些东北人“瞅你咋滴”的故事,渐渐这个观点发生了一些改变。豪爽、不拘小节固然能提高沟通效率,但是做事情上未必有此妙用,相反,豪爽、不拘小节会让人沉溺于社交上的无往不利,而渐渐忽略本应该注意到细节。这种性格可以很快的聚拢起来一群人,但是恰恰由于细节缺失,人心聚起来快,散起来也快。
Robert看起来豪爽、不拘小节,但是从一些事情上却体现出来掩盖在这下面的细腻。细腻体现在Robert对于分寸感把控得非常好,无论是化解尴尬还是善解人意,这都不是粗犷性格能做得到的。好几次我在代码中犯了相同的错误,他重复说一些原则和规范,我一直以为他重复强调是因为他忘记他之前讲过了,后来和我说才明白,反复强调是为了让原则和规范深入我心。Robert对产品的市场化观念很强,并没有过多的作为开发者很容易在其他开发者身上看到的不必要的固执,相反,他能够和市场团队保持同一目标——市场,于是市场团队和开发团队能够做到相互体谅。诸多细事不再赘述。

PART 3

新产品发布后,日方的产品经理Yamaki来西安和我们开发团队开会。他来组内作相互介绍的时候,看到他的那一刻,我懵了。之前Robert给我描述Yamaki的时候,我对这个人的印象很不错,性格随和,有日本人一贯的严谨和坚持,但是却并不固执也不刻板,加上Teams上头像里面有着一头时尚潮流的卷发,再加上我对日本英文人名并不能区分出来性别的一些原因,在我的印象中Yamaki是一个精明干练女性产品经理。于是,在我脑海中对这个人构建出来的模型,都是基于女性的模型去构建。直到看见他的那一刻,这个模型悄然崩塌……
在我印象中,日本人对于质量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我早有耳闻,美国人宁愿多犯错也要多去做事情,日本人宁愿不做事情也不愿意犯错。但是我在Yamaki那里看到的是,其实严格是对事情严格,但是对人上,他还是很宽容的,有时候我在Wiki上一些不太严谨的表述,他能够很快的指出一些模棱两可的点,再我解释完毕后默默点了Like。说话上有着日本人一贯的礼貌,一段陈述中,往往一开始给人以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但是结束时最后都礼貌地化为“和风细雨”,让人阅读完或者听完都对这件事情产生了足够的重视,却又不会产生太大的压力。
然后,我养成了一个良好的习惯,再遇到有人用英文名和我说日本人的时候,我要先问,他/她是男的还是女的……

END

万般感受,文笔有限,只取三件。西安葡萄城悄悄走过了她的三十年,这三十年由这些精彩有趣的人经营得有声有色,我迫不及待想看到葡萄城下一个三十年路程上的风景。

在尽头处生活

2018年5月24日
很久没写点东西了。
回忆起断开写文章的原因,大概是我总觉得我每看完一本书,为这本书写一篇文章比较好,于是一直拖呀拖,就差点拖到天荒地老。
而这次重新回到了文字的世界去表达自己,是很想记录和整理一下最近一个很微妙的状态。
前阵子我几乎过着一种完全一个人的生活,几乎在我周围的每一个圈子,都在宣扬一种我不太认可的价值观,仿佛我才是那个与世界格格不入的人。我只能保证自己内心的安宁和平静,却无法阻拦周围人对我产生的影响。
我的心绪几乎是一根笔直的直线,无悲无喜地去尽情感受生活。如果这个世界无法对我产生任何波动,这条直线将会这么一直无限延伸下去。
可是,事情总不能如人所愿,就算自己已经当缩头乌龟了,总还有冷水能泼进来。于是这根直线走向渐渐被拉低了,心绪持续下沉,一直到我有一种呼吸都很艰难的地步。
然而,在最低谷的时候,我有一番不一样的体验和想法。 继续阅读 →

日有所思 – 关于“大彻大悟”,和“灵魂”这件事

大彻大悟的产生过程,其实很简单,但蛮有意思。
周四上午我请假去领马拉松物资了,顺便去打印了个人征信报告。办完两件事情后,我去鱼丸女士店里坐了一小会,聊着一些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事。
下午我就回去上班了。上班期间,有位和我关系很好,知道我喜欢鱼丸女士的女生,找我聊天,劝我回头看看有人在等我。我知道这其中蕴含的深意,我决定实话实说,于是用下面一句话回绝了她。
我的灵魂在成长的过程中打上了某个人的烙印,这对除了她以外的任何人都是无比残忍的。
下班的时候我发了一会呆,一是觉得自己努力修心养性,难得有人能欣赏我,自然有点开心到飘飘然。二是回忆起和鱼丸女士见面的场景,想起她的模样,思念总是有些欲罢不能。
晚上回到家整理思绪准备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在回忆今天和鱼丸女士见面时她说过的话的时候,我串联起了一些我从来不曾重视的细节。眼前的迷雾渐渐散去,我终于看清了她的灵魂。
她的灵魂一如我想的那般干净纯粹,充满灵性和生命力。只是我突然看懂了她的沉沦和迷失,就像一个在极乐世界中快要迷失自我的旅客。我怜悯她,但是这段艰辛的路,没有在她心中占据重要位置的我,无法帮她走出来,甚至还会产生误会——要么是“胡思乱想”,要么是“自以为是”,要么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又有什么权利横加干涉她的快乐和幸福呢?只要她不主动说,我就绝对不主动提罢。我心里苦笑了一下,有生之年我能等到她找我来求助的一天吗?
说起来甚是惭愧,我自忖深爱着鱼丸女士的灵魂,可是我连她的灵魂长什么样,我都不曾触碰到。转念一想,无论是什么模样,我都喜欢呀。
我把所有疑惑的地方都在脑海中去印证了一遍,渐渐地我演绎出了一个基本符合事实的结论。我只爱鱼丸女士一人,就像我对其他人一点兴趣和好奇心都没有一样,鱼丸女士也是这么对待我的,我能感受到她在内心深处对我的冰冷和冷漠。我在鱼丸女士的心目中,大概是连一丝一毫结为伴侣的可能性都没有吧。
在这顿悟的过程中,无论是我看到“长什么样”,还是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都让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决定后撤一步。
昨天特地去她店里去,想和她一起下班回家,等了她一小会,于是一起下班回家了。路上相顾无言,也没有过多的眼神接触,我只知道我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尴尬和紧张了。我把这次会面当作了一个道别仪式,一个我与曾经的我的一个别开生面的道别仪式。
如果我能不爱她不喜欢她,也许在这已经过去的十三年的漫长岁月里面,我早就放弃了心中这份感情了。要知道这无尽折磨的思念不知道多少次摧毁了我的心智,又不断激励我鞭策我前行。
她是我灵魂中一个永久散不去的烙印。我就像她的一个奴隶,永远只属于她,但是,虽然我无法属于她以外的其他人,但是我可以属于我自己啊。她不要我这只奴隶,那我便要成长成为一个勇敢的骑士,守护在她身边。
此刻我已经泪流满面。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I just want to live my life with you.

日有所思 – 星座这件事

昨晚和鱼丸女士聊到星座之事,她是狮子座,我是巨蟹座。于是今天特别思念她的时候,我就去查了一下巨蟹座和狮子座的相关的东西。
我是一个典型的巨蟹座,说是巨蟹座是水象星座,守护星辰是月亮。为人温柔如水,做事敏感细腻,是巨蟹座的典型特征。大概其他人总结的巨蟹座的特征,80%我都能命中。
我最赞同的一句,莫过于知乎上一个经典总结,内心戏极其丰富。对方什么都不用做,巨蟹座自己的内心就能演绎一部山盟海誓,悲欢离合的情感大戏。
这一点我很赞同,我还曾经一度觉得,自己从小就很敏感是个不好的性格特点,但是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与人交流的增多,敏感给我带来两个特别的技能,觉察能力和演绎能力。觉察能力大多出自感同身受,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此刻对方的感受和心理活动;而演绎能力,就是基于当前的现状去推测将会发生的事情。这两个能力结合在一起就会导致内心戏无比丰富了。
巨蟹座就是这样内心戏很多的人,常被人说喜欢胡思乱想。所以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会想好很多种结局,一旦出现自己无法掌控的结局,巨蟹座就对做这件事情开始抗拒了,所以做事情一定会非常保守,不会轻易越雷池一步。
巨蟹座大部分的行为都基于此,我也一样。很多时候找鱼丸女士聊天的时候,我能对着聊天窗口发呆好一会,因为要想好待会说什么,以及她可能的回答,再以及我怎么去答复,一旦觉得这次聊天有可能出现尴尬的场面,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我会选择不开始这场聊天。这也是我不爱主动的原因。
而事实上,这应该算是一种错误的逃避,因为我确实错过不少关键信息。
因为内心戏丰富,巨蟹座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对感情执着,对方还没来得及给的山盟海誓,自己都在心里演绎一遍了,能不执着么。对不喜欢的人则会非常冷淡,因为内心里完全没有不喜欢的人的戏份。
还有一个说法,巨蟹座的第一份感情特别投入和认真,而且会伴随一生,这才是巨蟹座最珍贵的东西。你说,鱼丸女士怎么就看不到呢,怎么就看不到呢…
至于鱼丸女士的狮子座,则是一个火象星座,守护星辰是太阳。说是巨蟹座的水和狮子座的火在一起,会变成水火不容的境地。但是,一旦双方开始互相学习,双方的默契感还是很足的。
虽然内心戏丰富的我已经开始想这些事情了,但是我无法要求鱼丸女士也这样做,所以这里不记录了。对于无法预知的事情,那就走一步看一步,豁达乐观一些呗。

清明之思 – 续

今天吃中饭时,无意间刷到一个词,“贩卖焦虑”。
起因是朋友圈最近流传的一篇文章《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韩寒怒怼其“贩卖焦虑,甚至在制造恐慌”。
回想起了昨天下午和Z聊到的一个是我主动提起的话题。
我说过年回去的时候,听家里人说我有个伯伯的儿子(比我大,应该快三十了)整天不出门在家玩电脑,也不工作,连吃饭都要父母送到房间里面来,还时不时嫌饭菜不好吃对亲人辱骂有加。
谈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我经常会思索,我和他流着基本一样的血脉,除了我认真念书了,上了个还可以的学校,拿到了一个尚可的学历,其它方面和他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是不是他身上的不好的地方也在我这里也有体现?
想起之前对舒适区的反思,我把这两个事情联想到一起了。Z说他们家乡县城也有很多这样“养废”了的小孩。这还只是我们看到的,我们没看到的,无论家境还好是不好的,无论是身体健康还是不健康的,这个社会在25岁到30岁之间,到底有多少年轻人为了逃避现实社会的压力,陷入了一种虚度光阴的颓废生活中?
我曾经还常常有一种很阿Q的想法:我在同龄人里面混得应该还算不错,想想看家乡里没我混得好的一大把一大把的。我洋洋得意,优越感油然而生。现在来想,我其实大概和我认为的那些混得不怎么好的人差不多在同一水平吧。
Z说,我现在拥有的这种焦虑,和上面描述到的这种颓废生活,是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施加给我们的。对于这句话,我认可一半,另一半不怎么认可。
越是贫穷的地方,人们对成功的定义越是狭隘,挣大钱,30岁之前结婚买房买车自己都搞定不需要父母操心,这才是成功。于是每个父母都对自己的小孩都抱着同样的期待。可事实上,事情不是总是尽如人意的。越是这样期待,反而越是难以走到那一步。而在年轻人成长的过程中,只有来自目标的压力,没有来自行动上的有效指导和关怀,加上不成熟、不足以承受压力的心智,以及尚不健壮、不完整的自我,确实很容易陷入一种绝望的困境。这个时候,贪恋舒适区其实也是必然会产生的结果。
对于成功定义我不想再提。我不认可的方面是,和我们的上一辈相比,我们的物质生活有巨大的提高。社会给我了我们更好的物质基础,但是同时对我们年轻人的要求也在慢慢提高。“存在即合理”,这种现象假如把它当作一个合理的现象,那么他正好反映了当代社会和当代教育在意识形态上的一个脱节。
如果80后是失落的一代,被社会遗忘和抛弃的一代。那么90后则是成年后的成长过程中,思想和意识上饱受折磨和苦痛的一代。

清明之思

每到清明节假日时期,总是对春意盎然有点不知所措;无论是环境里面的春还是心境里面的春,都让我无所适从。
前年的清明回南京玩耍,回母校看二月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几位老同学相见一面,只是没想到那次相聚几乎成了永别,后面再无联系。大概是我们心里都亮如明镜罢,已经处于不同的圈子里面了,维持没有价值的关系,实属找罪受。
再往前有记忆的清明,是和G君去游梅花山。景色倒是美得很,但是去的人不对,去看花适合和自己喜欢的人去,两个大老爷们去的话,实在是有煞风景。不过,去走一走,总比宅在家里要好不少。
今年的清明,照例是没有出门去哪里游玩。所以本来其实并没有什么记事的必要。但是最后一天——也就是今天下午的活动让我有点感概,而且和Z君的畅聊,也让我颇有感触。
下午的活动是GDGXi’an组织的深度学习相关内容的活动,本来打算去,但是想着可能有其他的安排,所以没放在心上。然而其实是我自己想多了,孤家寡人的自己,哪里能有什么其他的安排。于是喊上Z君,一起去活动现场混个脸熟。
整的来说,活动还是很成功的。至少让我知道深度学习的一个框架TenserFlow,而且最关键的是,成功地激起了我的兴趣让我去了解一下这个框架。至于他讲的内容,我实在是大多数都听不懂,毕竟我自己的层次其实还是有点太低。
后面的职业生涯中,自己在技术发展的路上到底应该怎么去走,实在不是我现在能够完全畅想好的。但是今天去开的眼界,着实要铭记在心,时刻保持一点危机感。技术发展也是日新月异,自己可不能一直守着那一亩三分田吃饭。
出来了以后和Z君吃了个饭,聊了一些事情。大概分三个方面。
一是鱼丸女士这方面,我自己有个跨不过去的坎,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把她多约出来见面,投其所好也许是个非常好的办法,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一是觉得有点太刻意不自然,二是我不想去套路她。如果我自己的方式最终不行,那我就退出罢。
二是H的青睐,主要问题在于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的错觉。虽然我有点飘飘然,但是总的还是压力多余愉悦。毕竟算是朋友,只是我心有所属,实在是不能再多去试探以免误会。
于是和Z君坦诚地聊了一下,委托他以后帮我留意一下,如果确有其事,我应该和H保持合适的距离比较好。果然Z君和我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没有鄙视我让我陷入尴尬。
三是Z君后面的处境让我有点担忧。希望他能多一点时间享受难得的轻松,但其实他辞职后需要面对的压力也是十分巨大的。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有太多需要去面对的困难。无论是独处时的情绪黑洞,还是无人监督时容易陷入的舒适区接着进入颓废,都是需要靠他自己去克服和控制的,希望他安好。
春天伸了个懒腰,所以我要在炎热的夏天到来之前,把自己的体重控制下去了。上个月的目标实现地比较遗憾,这个月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