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别人眼里就是个笑话,可怕的是我自己还不自知。

我想起了邓珂店开业那天晚上吃烧烤,可心说她有个朋友,喜欢一个女孩子至今都没放弃,觉得他很傻逼。

我现在就觉得我很傻逼。

开始是从老许那里对我的评价,是理性和感性的完美结合。我自己对于这一点感到还挺自豪的,这样的感性和理性互相结合,让我对外界的感知和判断,细腻到一个准确率很高的地步。

然而,准确率很高也会有不准确的时候,再加上一意孤行和感情因素,我总是偏执地为这种不准确,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麻痹自己,不断给自己洗脑告诉自己不要放弃。

人在关键时刻进行判断的时候,倾向于做对自己有利的假设,哪怕是这样的假设只是虚妄。

我从来好像没有理性地想过,对方是否值得自己这样去坚持,我好像一直沉浸在和她在一起的美好的梦里。

我回想起年初和韩姐连麦打游戏的时候,韩姐聊起我的这段感情经历,觉得我这样很不值,她觉得从目前的表现来看,这个女孩的表现非常差劲,完全不值得我这样的等待和付出。

对于韩姐的评价,我当时很不以为然,而我又走进了另一个误区。我无可救药地以为我的无私感情非常崇高和伟大。

然而,自己真的无私吗?不,感情都是自私的,无私的付出,所图更甚。

年初在看《漫长的告别》的时候,甚至非常热血和冲动,想和硬汉马洛一样和她来一场“漫长的告别”,然而最终放不下的还是自己,因为我当时并没有找到彻底放下的理由和原因,甚至给自己留下了“等待”这样的一个念想。

而今终于亲自从她那里听她说她有了对象,感觉自己真的要到了断的时候了。

到这时候,感性蹭蹭开始往下跌,理性终于开始压制住了感性的一面。好像除了她甜美的笑容长期占据了我的记忆,好像真没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高中和周满坐同桌的时候,周满对我吐槽:不知道这邓珂到底有什么好的,让我和童林都鬼迷心窍。

我现在想来,可能真的只是她的笑容对我的杀伤力有些巨大了吧。

本来还对她自己有了对象以后却不告诉我,对这样的人品问题挺在意,不过现在来看,这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只是非常惋惜由于她没告诉我她已经有对象,我自己深陷她的事务之中,一时抽身不符合违背了我的承诺和原则,我也有些隐隐不忍。

我又开始把自己朋友圈的签名,和手机锁屏签名,都改成了“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看来,我和硬汉马洛对于告别过去,都是同一种理由。我有我自己的坚持,但这样的坚持基于我自己凝练的价值观。

电视剧《非自然死亡》里,三郎在火灾里救出了凶手,自己失去了逃生的机会,我们作为上帝视角的观众,自然是感到非常惋惜。但这是三郎自己的原则,哪怕是再来一次,他还会这样做。

对于她,我终于开始在心里完完全全地开始做挥手告别了。

在那天知道了一切的晚上,我告诉她我学会了成熟的最后一课,就是学会了接受现实,并不是自己有多爱有多喜欢一个人,这个人就真的能和自己在一起,这是现实。

然而,回到家以后,我却并不这么想。

我上的最后一课是,自己真的带了非常多的复杂感情因素去看她,甚至于连她是否真的适合自己都没看得太清。

以前看网上有人说,一个男孩,如果没找到另一半,就不是一个完整的自己,因为自己的感情寄托仍然没有着落。

我在半年前,甚至还天真的以为,自己离结束单身生活很接近了。

昨天刚刚过去的26岁生日,自己好像真的变得不太一样了。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一点一点把我自己从她那里抽丝剥茧出来,然后再一点点清除内心里有关她的一切。

再见了,但愿再也不见。

黑洞

现在来看四月份发生的一些事情,不禁有些悔不当初,为那时的想法和情绪感到可笑。

然而我现在又开始陷入了这种情绪上的黑洞,有种想退出想放弃的感觉。

然而实际上,我一直都是一厢情愿的陷入其中。而产生这些情绪上的东西,可能只是期望太多,而失望也过多吧。

我这几天还在想一个事情,我的承诺会一直有效吗?

也许我会默默地一点一点的从中抽身,但我不要和上次那样做傻事情。

然后心里恨恨的给出了答案。还爱就有效,不爱就没效了。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多年以后,尝遍了各式各样的美食的你,也许会回想起那年夏天第一次踏进“面包集市”的那个下午。那时的“面包集市”才刚刚扎根在小区的街道旁,蝉鸣此起彼伏,光线非常友好,照亮了店员们充满疲惫、紧张和期待的面庞。

那时的店员们还非常年轻,面对接下来充满了忙碌和挑战的人生,微微感到不安。此前他们已经忙碌了许久,室内设计、装修、购置设备和轻工等等事情,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

而付出的辛勤也即将看到回报。 终于,他们自己的店在众人紧锣密鼓的筹备下,已经初有模样了。

那个下午,他们像一个个孩子一样,满怀期待地端出了自己的作品。这是他们梦想的延续,从为大家带来亲手培养酵母、烘焙会呼吸的面包开始。

散是满天星,聚是一团火。 对梦想的坚持,是他们把所有人团聚在一起的力量。

“要把所有的夜归还给星河,把所有的春光归还给疏疏篱落,把所有的慵慵沉迷与不前,归还给过去的我。”

这些面包,要把它们所有的童真,归还给你。

最近的最近,小桥流水人家

转眼间2019年已经到了四月的尾声。天气逐渐变得炎热,冷空气确实一波又一波的侵袭,似乎舍不得让夏天那么快到来。

刚刚新买了微单,想着出去转一转,奈何从早上就一直下雨,到中午雨滴渐息,我就背上包带上相机出门了。

我是第一次带着相机出门,本来有点不敢把相机挂在脖子上出门。然而因为天气微冷,公园人并不多,因此一进公园我就拿出相机挂起来了。

就像和之前学骑车子一样,其实真的没有人会在意我是不是挂着相机,我就悄悄装作游客,对公园里的一切拍呀拍。回到家一看收获,有几张照片确实还挺喜欢的。

鸢尾

仍然很喜欢这种青翠的一片绿色中,开出的这一片紫意盎然,简单通过LR调一调对比度,就可以很好看了。

有些怀念母校的二月兰,鸢尾就像一个成熟的美妇,略有狰狞的花器代表了她所经历的一切,而二月兰简单的花瓣,让它就像一个刚刚进入社会的小姑娘。

这都快五月了,就算今年再回母校,也再难看到二月兰了。

小桥流水

能在西安感受到小桥流水,可真的不太容易。西安这个地方小湖泊比较少,公园里面多是比较重的人工痕迹。

我还是喜欢简单自然的东西。

只是,拍这个的时候,刚好有个撑着粉色伞的行人从桥上经过,有些遗憾没有抓拍到。

城市元素

形形色色的路人

最后再来一张自己😎

冬日碎碎念

博客


自从有了某人催更,我就特别想再把自己的博客做起来,虽然中间停更了许久。然而,最麻烦的还是没有写作平台,简书是个好地方,只是这个平台近几年已经急功近利,大约是早已经把我排除到目标用户群体之外了。

最初的想法是,不想花钱租服务器自己搭建博客,因为很多时候,写作不方便、网速太慢、主题不好看可能都是打消写文章念头的原因之一。因此,我特别想找一个用户体验良好,没有外在因素干扰我的写作心态的平台。

就目前的互联网商业环境来看,在博客这种事物渐渐被微博、短视频取代后,中长篇的文章早已经奔着“吸睛”、“爆料”、“干货”的商业目的去了,为的就是要吸引读者来阅读。我早期也会有这样的念头,打造一个日访问上十万上百万的博客。在这个过程中,我饱受“所写非所愿”的折磨,因此放弃。在年初的时候,我开始不断净化和摆正写作的目的。

找各位亲朋好友,想蹭他们的博客写点文字,然而大多都稍有防备,大概是因为博客相当于自己的一个“小世界”,很难做到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再容纳别人“胡作非为”。而且,现在的个人博客,很少再有看到记录精神层面的东西,大多都在叙事、记录技术相关了。人总是很难敞开自己的内心,让别人驻足观看。

于是只好自己租了服务器,再次使用新版的WordPress搭建了这个博客,以期自己把写作的心态保持下去。新版的WordPress有个特别好的改进,极大的改进了编辑文章时的写作体验,像我这种完全不会使用Markdown的人都可以完全不用在意任何排版的问题。写作流畅,排版优美,我还有什么不满呢?只能说,租服务器的钱和投入搭建博客的时间,还是很值的。

陷阱预警


老早书友就让我给他推荐书,他是特别热衷于悬疑惊悚小说的,恰好我对于“清明上河图密码”系列还特别喜爱,于是推荐给他。

他看书也是很快,和我讨论第二部的人物和剧情的时候,我一直在说“牙绝冯骞(qian1)”,例如“冯骞花了三百两银子娶了小妾”等等。我还是很喜欢牙绝这个角色的,为人都光明磊落,做事情干脆不拖泥带水,对家庭对妻子女儿也是体贴有加,我也经常拿这个角色去思考一些问题。

后来书友质问我,这个“牙绝”难道不是叫“冯赛(sai4)”吗?我当时还胸有成竹说,这人叫冯骞,你认错字了,心里还得意的很,心想,我注意到了这个字是个极易认错的字了,哈哈就知道你可能认错。

然而我俩都不服对方,于是在手机上打开电子书,一看,果然是“冯赛(sai4)”,我的大脑一下子就懵了,双眼都在发黑,有一种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感觉,把脑海中所有跟“冯骞”有关的思想都要替换成“冯赛”,就像楚门的世界里面,金凯瑞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世界是假的一样,那时间各种被欺骗、焕然大悟、如释重负、羞愧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件事情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徘徊很久了,一直都无法释怀。我联想到很久以前在知乎日报上看到的一篇文章,这种现象类似“陷阱预警”,具体的已经无法准确描述出来了,大概意思是,我们在遇到一个“陷阱”的时候,很快会给自己产生一个预警:这个陷阱千万不要中招!在这种预警作用下,大脑几乎跳过了认知阶段,直接使用了这个陷阱的“正确答案”。

比如,“冯赛”这个名字在书中出现了成百上千次,我为什么成百上千次地看过这个名字,都没发现自己认错了呢?因为初中历史老师告诉我们,汉武帝时期有个人叫“张骞”开辟了丝绸之路,这个“骞”字可不要认错了,不要认成了“赛”字;近代有个民族企业家叫“张謇(jian3)”,这个“謇”字也不要认错了,不要认成“骞”或者“赛”。

这个错别字预警,伴随着我的成长一直到了今天,一旦遇到这种类似的字(骞、赛、謇),大脑就开始高度紧张进入戒备状态,以至于直接忽略了辨识的过程,在看到类似的字的时候,潜意识去逃避认知它,然后大脑直接告诉了自己一个“正确答案”。

有了这个“陷阱预警”的解释,我慢慢回想起了很多发生在自己身上匪夷所思的现象。比如最近发生了一件是:我把表格的“行列”位置弄反了。正常情况下,行的标题在左侧下方,列的标题应该在右侧上方。然而这个规则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预警”,虽然我把位置弄反了,但是大脑在预警作用下,我很害怕自己会弄反,因此潜意识直接跳过了辨识阶段,直接把错误的界面看成是正常的了。

这种类似的问题在我身上,就算是模糊的记忆中,也是有许多次了。问题可大可小,我觉得还有待深层次挖掘里面的根本原因,无论是无法直视自己犯错,还是从成长时期带过来的劣等特质,都有待自己去进一步探索。

时代和认知层次的隔阂


上周去参加了一加在西安举办的线下活动,到场的几乎都是特别年轻的面孔,绝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看起来一加官方人员也特别喜欢学生这样的群体,像我这样脸皮跟树皮一样厚在社会混了好多年的人,一加大约是绝对不会愿意我站出来讲讲真实情况。

活动举办很成功。然而,本来再度对一加燃起的热情,却在逐渐冷却了,就像我在报名活动的时候所填写的理由,“我想认识一下,同样在使用一加手机的,都是怎样的一群人”。

说起来,无论是什么样的互联网公司,都特别喜欢“学生”这个群体,有最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充分了解品牌故事和文化细节),有最庞大的“裙带效应”(来带动产品销售,以及粉丝热情的传播),认知上还处于尚未成熟的阶段(就很容易被洗脑),喜欢高大上的有科技范的东西(装逼主义至上,那我就给你整天弄一些华而不实的活动,让你发朋友圈帮我宣传)。

不知道许多年过去之后,这些学生回想起来这一腔热血,洒在了一个个充斥着资本游戏的商业活动里面,会不会有些许反思,还是不断告诉自己“青春就是要满腔热血”“再不挥霍就老了”等等这样劣质的思想观念。

然而,在这个世界行走多年的自己发现,自己越来越被这个世界排除在外了。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好一阵子,逐渐把思路理清楚了。

首先,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斥资本活动的世界,感情只存在于每个人身边一个很小的圈子。

在这个资本活跃的世界里面,“资本持有者”更倾向于给为他们带来更高收益的用户群体提供服务。像我这种看透了资本活动的异类,他们心里大概是有数,无法在我这样的人身上获取更多有价值的利益了,而再和我有过多纠葛,我反而会口诛笔伐了。

因此我打开视频APP,发现里面所有的视频都不是我想看的;我打开资讯APP,里面所有文章都是我所鄙弃的。不是我找不到我想看到的文章、我想看到的视频,而是资本已经放弃了为我这样的用户提供服务了,因为这样的服务对于他们来说得不偿失。

于是我不断的放弃一个又一个我曾经热衷和喜爱的平台,最终已然是无处安身。

我曾经觉得,这个世界有一类或者有一簇真理所在,那就是孔儒学问所崇尚的“理”,也是道家老子世界里的“道”,这种“道理”应当是这个世界存在并良好运转的基石,而我也在不断追求“道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可是,越到后来越发现,我与外面花花世界的花花主流已经产生了太多的隔阂。

后来我才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由“道理”构成,一个群体只要人足够多,就占绝对的主流,无论是瞄准在互联网不怎么发声的用户的“拼多多”,还是热衷于流量小奶狗的大姐大妈们,还是被享乐主义和咪蒙主义洗脑的少男少女们,抑或是上文中提到的学生们,他们在这个社会上已经形成了一股一股的主流,让各式各样的资本蜂拥而去。

而我,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和将文化带入深渊的资本们对抗到底,回归原始,与文字相伴,在音乐中起舞。我还是很喜欢这句话:

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一杯酒敬永恒不变的岁月

我时常有一种错觉:心中的悲欢已经达到了一种完全的平衡,如果一阵风吹向我,我可能要羽化飞升。我若是心中了无牵挂,又为何不让自己的灵魂冷冻起来,不去感受这世界发出的哀叹?不知是好是坏的状态。
幸而心中最后的一份牵挂像溺水时一只强有力的手,一下子将我拽起来。今年是鱼丸女士在我心中起舞的第十三个年头。曾经我觉得这是一把枷锁,是一种心魔,如今却要向它致敬。呵,一点也不可笑。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是呀,我爱着鱼丸女士的灵魂深处,就像基督教徒向往天堂那般坚定和热切。
很多事情已经不按我之前那样想的往下进行了。去年12月的时候,我还是一腔热血,如今,我只怕要化为和风细雨和深沉了。
“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我偏要勉强。”
“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虽然前景不甚明朗,我觉得这是我这一生中坚持下去的最伟大的事情。
不撞南墙头不回。
我无法给她带来怦然心动的感觉,我的有趣全都献在了灵魂深处的理智。如果我自己都需要一把钥匙去开启自己的灵魂,又怎么撞进她的心扉呢?
忙忙碌碌的生活总是带给我各种各样的情绪和无奈,只是爱情再也很难说出口。倘若有一天,她遇见了自己的另一半,我还是会笑着癫狂,哭到心伤。
尽管叫我疯子,不准叫我傻子。
一杯酒敬你我最美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