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事最磨人

为了情人节把这束花送到她手里,我觉得自己也是绞尽脑汁。

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愿望,想看到她收到花时的笑颜。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她的笑容,和那一整束玫瑰花一并在我心中绽开。

那一刻的画面,已经深深铭刻在我的脑海里。还有什么事情,能比看到自己所喜欢的人快乐幸福,更让我满足呢?

事多磨难,我听取了太多人的意见。他们的意见都很对,我也很赞同,听完后我自认为,送花变成了一件极其莽撞的事情。

这个想法像绳索一般,牢牢套住了我的脖子。如果我要继续我的计划,事情有可能走向我无法掌控的局面。

仿佛看到她收到鲜花时喜悦笑容,而让我喜悦的情绪,和仿佛看到了我让她当场尴尬她会愤怒,而让我恐慌的情绪,奏成了一曲悲喜交织的交响乐,一连几天都让我无法安然入睡,无法集中精神工作。

然而,我不能放弃。放弃会带给我更大的折磨,这意味着并不是我对她的爱情受到了外界阻力,而是我自己连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去年今日因为退缩,而未送出去的那盒巧克力,在我每次打开冰箱时,都仿佛在嘲笑我没有足够的勇气。

最终我还是跟随自己内心最初的想法,摒弃脑海中茫茫多的杂念,把这件事情还算圆满的完成了。

现在想来,是啊,别人的意见再对,那也不适合我。跟随自己的内心的感知,细细体会我与她的契合度,我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此事既已完成,心里突然就很顺畅了。她的笑容就像阳光一般,将我内心这几天所有的阴霾,消除得片甲不留。除了依然如故的思念和牵挂,我内心已经恢复到十分平静祥和的境地了。

本来想好要在晚上向她诉说,自己这几天有多焦虑多不安,突然间我就释怀了,于我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其他的就已然不值一提了。

是啊,自己做得也不怎么出彩,最后当场说话说得结结巴巴的,并无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不过有了这次的经验,下一次这种情况,我应该就能很老练的去应对了。

睡吧,明早去跑步。

一想起你,忙碌的生活变得空荡荡

这几天有点心神不宁,工作老是分心。

大概是因为小乔同学提醒我,情人节快要到了,我该开始着手准备点什么了。

我也很难过,情人节要比新年礼物更难抉择。相比较于去年自己选择观望,今年的节日我的决定显得尤为重要。

大约是前天还是大前天,心里突然就很难平静下来,一直在想她。只要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工作上,我的脑海里都是她。

昨天晚上部门聚晚餐,我走在街道上,一阵风吹来,这风里都已经没有了冬天刺骨的寒意。于是我明白了,春天已然在不经意之间悄悄来临。而我的心思也开始活络起来了。

编辑了很久的消息,最终删掉了其他只保留了一句话,颤颤巍巍地最终内心一横点击了发送按钮,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她在我的心中如此重要,以至于我无法坦然面对我所做的一切,对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的影响。

不过还是得到了她积极的回应,虽然都是只言片语,于我而言,至少心里没这么多负担了。

一直以来,我都用工作繁忙来掩盖自己无法对这份感情展开行动的问题,主要还是因为自己对于舒适区的留恋,去追她去约她我可能会受到冷眼相对,也有可能会被断然拒绝,这都会让我备受打击,让我十二分难过,于是我更倾向于观望。

这几天脑海一直出现她的身影,我也一直在想自己该怎么办,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个懦弱的胆小鬼。就像李钊和小乔批评过我的,害怕被拒绝、考虑人家的感受你追什么女孩子!

现在我都难以想象,自己去年满腔热血地展开行动,自己是如何做到了。此时此刻,我已经失去了开始行动的勇气了吗?

我并不认为我自己是那种不善言辞的人,只是在面临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心里往往很紧张,无法冷静下来实践自己掌握的表达技巧,更无法准确的传达自己的心意。

然而,我不能期待她理解我的这些似苦似衷,就像我绝对不能期待她迟早有一天能接受我的心意,最终主动选择和我在一起一样,这绝对是我目前最大的问题所在。

我要让心中对她的感情迸裂出最灿烂的火花,来压制自己对无法掌控的关系走向的恐惧,以及自己不敢展开行动的懦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等待这份关系慢性死亡。

我真的很想念她,真的。

思念太猖狂,一个冷不防,一想起你,忙碌的生活变得空荡荡。

我想春节前见她一面。

关于拖延症的思考

新的一年开始了,在感受着什么都是准备重新开始的气氛中,然而我却并没有真正重新开始。

原本计划是,新年开始准备考试,新年开始准备跑步,新年开始准备看书,新年开始准备弹吉他,新年开始准备写文章,新年开始准备编写知识库…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诚然,各种事情都能找到各种不同的不相关的理由一一解释为什么没有开始,但是依赖于新年这种仪式来动员拖延了足够长时间的自己,本身就是一种逃避自己缺陷的行为。

本来这个事情并没有什么值得好写的,只是在这个无法入眠的周六深夜,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自己关于拖延症的一些想法。

被拖延的事情太多,我渐渐明白了有关具体目标几个规律。

独自面对的压力

心中无法消解压力带来的恐惧,也就潜意识抗拒去执行,也就无法开始。这是拖延的原因之一。

考试符合这一类,我需要独自参加考试。倒不是这个考试有多难,而是考试环境非常陌生。于是,考试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

感情也符合这一类,或许我仍然没有办法在她完全放开自己的灵魂以达到自然的效果,我在意的太多,压力也就大了。

沉迷于快餐文化带来的快感

越来越多的事情在不断带给我不同的反馈,比如我刚刚在bilibili上刷视频,虽然我看不起刷抖音的,但我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呢?

刷视频带来的快感远高于开始阅读和开始练吉他,于是我拒绝停止去做高快感回报的事情,正常应该去做的事情自然就会被无线拖延了。

看书,练吉他,都是属于此类被拖延的情况。

不够自然,不够洒脱

无论是轻微的洁癖,还是尴尬的强迫症,或者是懒癌发作,很多事情并不是不想开始做,往往是自己先给自己设置一个前提,实现这个前提再开始的设定。

开始写字,必须要一张大桌子,否则就是不愿意在一张小桌子上开始写。

开始练吉他,必须要把谱子打印出来才肯练,否则还要对着视频觉得很麻烦。

环境因素

其实我也见过很多人把不作为怪罪到外在环境上,但这一直我所警惕的情况。

西安的雾霾天太严重了,很多时候自己怕冷,不想跑步的时候难受,因此就把不去跑步的理由推脱到雾霾上。

以上。

跨年小记&小结

又到了每年独自跨年的时候了,回想起去年此刻我也是在台灯的灯光下,坐在这里敲打键盘,在Google Doc里书写去年的年度总结。那时候感情的波动正好处于一个波峰位置,略带愁苦的回忆即将过去的一年里的每个月都有什么事发生,记录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今年这时候有些厌倦了回忆过去,就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每当跨年都特别怀念上学的时候跨年夜,有的人看跨年节目,有的人打游戏,我参与了看鬼片小组。回想起那个晚上,真的是格外惊悚和刺激,现在再怎么看鬼片都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跨年夜于我而言已经是遥不可及的过去,那跨年前后的几天呢?回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四人一起在鱼庄吃年夜饭,大家一起聊天吹牛,畅想下一年。还记得,去年也是李钊一个一个调查下一年的目标,虽然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去年定的目标是什么了,但是仍然还能回想起,当时对完成目标的信心和胸有成竹。

今年仍然和他们吃过了年夜饭,只是和去年情形却完全不一样的,总感觉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了,再加上各自都带了家属,只有我独自一人, 很多话很多玩笑都无从说起,未免有些索然无味。现在我倒是觉得自己和他们越走越远了,有些厌倦了,脑海中一闪而过不再参与他们的活动的想法。

我也仍然还记得年中的时候,我正在地铁上,发了一条朋友圈。24/50,480/1000。就算是很熟的人,应该只有很少数能猜出来这几个数字代表的含义。年初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30本书,跑步多少不记得了。上半年目标完成得不错,因此我调整了一下目标,计划全年完成50本书的阅读,跑步1000公里。而在那个时候,已经看了24本书,跑了480公里了。

读书

一月红手指 – 东野圭吾
品人录 – 易中天
源氏物语(三观不正,看到一小半放弃)
二月人类简史 – 尤瓦尔·赫拉利
黄金时代 – 王小波
浮生六记 – 沈复
三月人间词话 – 王国维
三十而立 – 王小波
我的阴阳两界 – 王小波
人间失格 – 太宰治
岛上书店 – 加布瑞埃拉·泽文
四月信 – 东野圭吾
情人 – 渡边淳一
一生的远行 – 季羡林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无人生还 – 阿加莎·克里斯蒂
五月姐姐的守护者 – 朱迪·皮考特
虚无的十字架 – 东野圭吾
梦幻花 – 东野圭吾
1984 – 乔治·奥威尔
清明上河图(木火金水土)- 冶文彪
六月巫士唐望的教诲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解离的真实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清明上河图密码2(金银铜) – 冶文彪
前往伊斯特兰的旅途 –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七月清明上河图密码3(妖魔鬼怪) – 冶文彪
奇风岁月 – 罗伯特·麦卡蒙
资治通鉴(太长了,看完春秋战国部分就没再看了)
八月清明上河图密码4(青红皂白) – 冶文彪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 – 保罗·柯艾略
九月了不起的盖茨比 – 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
清明上河图密码5 – 冶文彪
自在独行(主要以叙事散文为主,实体书没看完)
十月 道林格雷的画像 – 奥斯卡·王尔德
人皮论语 – 冶文彪
圣殿春秋 – 肯·福莱特
十一月 红拂夜奔 – 王小波
十二月漫长的告别 – 雷蒙德·钱德勒(在读)

2018年累计看了34本书,其中有24本是在上半年就已经完成阅读的,下半年只阅读了10本书。上下半年差距较大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上半年看了太多王小波和东野圭吾的小说,他们的小说都不长,都可以很快地就看完;二是下半年沉迷于游戏,耽误了不少阅读时间。

在今年读的这些书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是非常值得推荐的:

优秀的大作:

  • 了不起的盖茨比(满分10分推荐) – 对爱情的崇高梦想和为之付诸行动的执行力,揭露了资本主义的黑色原野上追名逐利的丑恶嘴脸。
  • 圣殿春秋(10分) – 梦想,修士的廉正和自律,力量智慧和勇气;描绘了一个中世纪宗教主义下的英格兰帝国的社会面貌。
  • 道林格雷的画像(9分)- 关于享乐主义对人的可怕影响,以及隐喻的自我-本我的哲学观。
  • 岛上书店(9分)- 强力治愈系,阐述了一些爱情、教育的很有意思的观点。

还不错值得一阅:

  • 奇风岁月 (7分) – 他的童年仿佛就变成了我的童年。
  • 清明上河图密码系列 (8分)- 除了挖坑太多填不完会减分,这个系列对于历史事件和文化的还原太棒了,剧情虽然很杂乱,但是好看。
  • 一生的远行(7分)- 文笔优美。
  • 1984(6分)- 反乌托邦,这本书放在现在来看有些过时了,但是了解一下也不错。
  • 无人生还(8分)- 短小精悍的悬疑小说,经典。

除了上面打了分的书籍,其他的书在我的眼中都是不及格的,现在来看,上半年看得书大多都是质量很差的,下半年书虽然看得少,质量却还不错。现在再来回想,上半年我确实有急功近利,求量不求质的浮躁心态。

然而2019年的目标还是得定,定在30本书,要求一半都在及格分数以上。

跑步

一月7.54km
二月61.4km
三月77.51km
四月114.41km
五月110.93km
六月100.15km
七月100.16km
八月99.1km
九月87.86km
十月48.48km
十一月54.28km
十二月0km

2018年共计跑步861.87km,上半年跑步约480km,下半年跑步约380km。上半年和下半年的执行差距也同样在于沉迷游戏,而且心态不正确,盲目追求减重效果因此不断提升速度导致的受伤,也是原因之一。

从八月以来就是一个转折点,先是这个月没完成100公里的小目标,接下来半年时间里,就不断处于受伤-颓废的交替循环里。因此下半年完成的效果非常差。

跑步这个事情对于我而言,已经不再是控制体重那样简单的事情了。在坚持跑步的过程中,无论是心态,意志力都有极大的改观。跑步带来的是一个人积极阳光的面貌,而它原本作为控制体重的目的,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至于马拉松,我还仍然记得去年刚开始跑步的时候说自己要在三年后开始一场半程马拉松比赛,然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半马几乎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了。

2019年同样需要在跑步上制定目标,仍然是1000公里,要求速度慢下来,不许有均速快于6分的跑步记录。

工作

年初入职,讲道理,这份工作可能都是很多程序员梦寐以求的上班环境,大家都很和善,上班的压力也不是那么的大,只是收入比起正常的互联网公司少了一些。

最让我心有触动的事情是,我结实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继而发展成为了朋友,三观都很正,能在一起聊天吃饭打游戏。无论是会吃会玩的小乔,还是性格三观接近完美的韩姐,都是值得我去珍惜和慎重把握的人。

吉他

年初的时候想学吉他,但是由于自己心志不够坚定,屡屡放弃,因此至今都不会弹奏什么像样的曲子。最近小乔又提起来,我又想把学吉他提上日程了。

感情

感情的事情最后说,因为最复杂。现在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两年前的自己是如何在一个窄小的出租房里浑浑噩噩的虚度光阴了。但是,我最近一年的改变,感情仍然具有最大的功劳。

去年向心上人袒露心迹的时候,我确实有些着急了。主要是心里一把火烧得正旺盛,和李钊交流此事的时候,他说他很担心我的精神状态,希望我尽早了结此事。

现在看来我不仅没有把这件事情了结干净,反而把它当作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它反过来在我的感情之火燃烧正旺盛的时候,悄悄改变着我,让我成熟,让我奋发向上。

是啊,爱情,从来就不是当代爱情观里的不合适就下一个的花样快餐,也从来就不是李钊和烟哥婚姻观里的找个居家过日子的伴侣,更不是燃酱和喵酱心中的精神避难所,也不是小乔说过的往好的挑。

我忘了是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爱情,是一种状态,不是结果。

如果说,一切社会关系都是各取所需,那么我期望和心上人的爱情开花结果,大概就是不求回报的同时,心中最大的奢求了吧。

建立自己的知识库

最近突发奇想,在自己的租的服务器上搭建了自己的知识库,使用的MediaWiki的引擎,自己的大脑每时每刻装的东西感觉有点多,很多事情却又完全不适合通过博客的方式写出来,因此就准备通过Wiki的方式,有条理的把一切我所了解到的知识做成树状的模型,以供以后参考和阅读。

最开始是通过印象笔记的方式去记录的,感觉不太正式,随机放弃。

后来就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地方,现在有了Wiki,关于理性相关我可以在Wiki中记录,感性相关在博客中记录。

http://wiki.orrindeng.com/

冬日碎碎念

博客


自从有了某人催更,我就特别想再把自己的博客做起来,虽然中间停更了许久。然而,最麻烦的还是没有写作平台,简书是个好地方,只是这个平台近几年已经急功近利,大约是早已经把我排除到目标用户群体之外了。

最初的想法是,不想花钱租服务器自己搭建博客,因为很多时候,写作不方便、网速太慢、主题不好看可能都是打消写文章念头的原因之一。因此,我特别想找一个用户体验良好,没有外在因素干扰我的写作心态的平台。

就目前的互联网商业环境来看,在博客这种事物渐渐被微博、短视频取代后,中长篇的文章早已经奔着“吸睛”、“爆料”、“干货”的商业目的去了,为的就是要吸引读者来阅读。我早期也会有这样的念头,打造一个日访问上十万上百万的博客。在这个过程中,我饱受“所写非所愿”的折磨,因此放弃。在年初的时候,我开始不断净化和摆正写作的目的。

找各位亲朋好友,想蹭他们的博客写点文字,然而大多都稍有防备,大概是因为博客相当于自己的一个“小世界”,很难做到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再容纳别人“胡作非为”。而且,现在的个人博客,很少再有看到记录精神层面的东西,大多都在叙事、记录技术相关了。人总是很难敞开自己的内心,让别人驻足观看。

于是只好自己租了服务器,再次使用新版的WordPress搭建了这个博客,以期自己把写作的心态保持下去。新版的WordPress有个特别好的改进,极大的改进了编辑文章时的写作体验,像我这种完全不会使用Markdown的人都可以完全不用在意任何排版的问题。写作流畅,排版优美,我还有什么不满呢?只能说,租服务器的钱和投入搭建博客的时间,还是很值的。

陷阱预警


老早书友就让我给他推荐书,他是特别热衷于悬疑惊悚小说的,恰好我对于“清明上河图密码”系列还特别喜爱,于是推荐给他。

他看书也是很快,和我讨论第二部的人物和剧情的时候,我一直在说“牙绝冯骞(qian1)”,例如“冯骞花了三百两银子娶了小妾”等等。我还是很喜欢牙绝这个角色的,为人都光明磊落,做事情干脆不拖泥带水,对家庭对妻子女儿也是体贴有加,我也经常拿这个角色去思考一些问题。

后来书友质问我,这个“牙绝”难道不是叫“冯赛(sai4)”吗?我当时还胸有成竹说,这人叫冯骞,你认错字了,心里还得意的很,心想,我注意到了这个字是个极易认错的字了,哈哈就知道你可能认错。

然而我俩都不服对方,于是在手机上打开电子书,一看,果然是“冯赛(sai4)”,我的大脑一下子就懵了,双眼都在发黑,有一种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感觉,把脑海中所有跟“冯骞”有关的思想都要替换成“冯赛”,就像楚门的世界里面,金凯瑞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世界是假的一样,那时间各种被欺骗、焕然大悟、如释重负、羞愧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件事情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徘徊很久了,一直都无法释怀。我联想到很久以前在知乎日报上看到的一篇文章,这种现象类似“陷阱预警”,具体的已经无法准确描述出来了,大概意思是,我们在遇到一个“陷阱”的时候,很快会给自己产生一个预警:这个陷阱千万不要中招!在这种预警作用下,大脑几乎跳过了认知阶段,直接使用了这个陷阱的“正确答案”。

比如,“冯赛”这个名字在书中出现了成百上千次,我为什么成百上千次地看过这个名字,都没发现自己认错了呢?因为初中历史老师告诉我们,汉武帝时期有个人叫“张骞”开辟了丝绸之路,这个“骞”字可不要认错了,不要认成了“赛”字;近代有个民族企业家叫“张謇(jian3)”,这个“謇”字也不要认错了,不要认成“骞”或者“赛”。

这个错别字预警,伴随着我的成长一直到了今天,一旦遇到这种类似的字(骞、赛、謇),大脑就开始高度紧张进入戒备状态,以至于直接忽略了辨识的过程,在看到类似的字的时候,潜意识去逃避认知它,然后大脑直接告诉了自己一个“正确答案”。

有了这个“陷阱预警”的解释,我慢慢回想起了很多发生在自己身上匪夷所思的现象。比如最近发生了一件是:我把表格的“行列”位置弄反了。正常情况下,行的标题在左侧下方,列的标题应该在右侧上方。然而这个规则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预警”,虽然我把位置弄反了,但是大脑在预警作用下,我很害怕自己会弄反,因此潜意识直接跳过了辨识阶段,直接把错误的界面看成是正常的了。

这种类似的问题在我身上,就算是模糊的记忆中,也是有许多次了。问题可大可小,我觉得还有待深层次挖掘里面的根本原因,无论是无法直视自己犯错,还是从成长时期带过来的劣等特质,都有待自己去进一步探索。

时代和认知层次的隔阂


上周去参加了一加在西安举办的线下活动,到场的几乎都是特别年轻的面孔,绝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看起来一加官方人员也特别喜欢学生这样的群体,像我这样脸皮跟树皮一样厚在社会混了好多年的人,一加大约是绝对不会愿意我站出来讲讲真实情况。

活动举办很成功。然而,本来再度对一加燃起的热情,却在逐渐冷却了,就像我在报名活动的时候所填写的理由,“我想认识一下,同样在使用一加手机的,都是怎样的一群人”。

说起来,无论是什么样的互联网公司,都特别喜欢“学生”这个群体,有最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充分了解品牌故事和文化细节),有最庞大的“裙带效应”(来带动产品销售,以及粉丝热情的传播),认知上还处于尚未成熟的阶段(就很容易被洗脑),喜欢高大上的有科技范的东西(装逼主义至上,那我就给你整天弄一些华而不实的活动,让你发朋友圈帮我宣传)。

不知道许多年过去之后,这些学生回想起来这一腔热血,洒在了一个个充斥着资本游戏的商业活动里面,会不会有些许反思,还是不断告诉自己“青春就是要满腔热血”“再不挥霍就老了”等等这样劣质的思想观念。

然而,在这个世界行走多年的自己发现,自己越来越被这个世界排除在外了。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好一阵子,逐渐把思路理清楚了。

首先,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斥资本活动的世界,感情只存在于每个人身边一个很小的圈子。

在这个资本活跃的世界里面,“资本持有者”更倾向于给为他们带来更高收益的用户群体提供服务。像我这种看透了资本活动的异类,他们心里大概是有数,无法在我这样的人身上获取更多有价值的利益了,而再和我有过多纠葛,我反而会口诛笔伐了。

因此我打开视频APP,发现里面所有的视频都不是我想看的;我打开资讯APP,里面所有文章都是我所鄙弃的。不是我找不到我想看到的文章、我想看到的视频,而是资本已经放弃了为我这样的用户提供服务了,因为这样的服务对于他们来说得不偿失。

于是我不断的放弃一个又一个我曾经热衷和喜爱的平台,最终已然是无处安身。

我曾经觉得,这个世界有一类或者有一簇真理所在,那就是孔儒学问所崇尚的“理”,也是道家老子世界里的“道”,这种“道理”应当是这个世界存在并良好运转的基石,而我也在不断追求“道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可是,越到后来越发现,我与外面花花世界的花花主流已经产生了太多的隔阂。

后来我才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由“道理”构成,一个群体只要人足够多,就占绝对的主流,无论是瞄准在互联网不怎么发声的用户的“拼多多”,还是热衷于流量小奶狗的大姐大妈们,还是被享乐主义和咪蒙主义洗脑的少男少女们,抑或是上文中提到的学生们,他们在这个社会上已经形成了一股一股的主流,让各式各样的资本蜂拥而去。

而我,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和将文化带入深渊的资本们对抗到底,回归原始,与文字相伴,在音乐中起舞。我还是很喜欢这句话:

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小感觉:一部电影一本书(2018.12.08)

是上上周的这个时候,也是周六深夜,我正在看一部电影《深夜食堂》,被一件俗事打断,因此留在了今天把这部电影看完。

深夜食堂系列一直有美食治愈系代表的美誉,作为为数不多在中国大众的口口相传的日本影视作品,它确实表达出了日本社会的面貌,基于现实却给了我们不加上限的温馨和美好。

想象一下,深夜下班回到家之前,在这里点份六爪的章鱼香肠,再来一杯清酒,和常来这里的顾客一起聊聊家常,既没有工作的压力,也没有家庭琐事的烦恼。大家互道一声问好,把一些身边人的事情拿出来讨论。这才是我最向往的场景。

我很喜欢美知留这个女孩,至少我挺喜欢这个演员,明媚干净,眉宇间充满英气,笑起来的酒窝给人以情绪上的鼓舞。


美知留得知隔壁酒楼老板娘喜欢这里的老板(都一大把年纪了,确实令人忍俊不禁)

冬日下雪,大家围在一起分享美知留亲手做的料理,无论是矗立一旁的笑成一朵花的美知留,还是大家惊喜感激的面庞,都直击观众内心深处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也向往这种有固定的群体,有差不多的交流时间窗口,我也曾想过用另一种形式做自己的“深夜食堂”。可能是阅历不够罢,我做不到老板这样处世不惊,游刃有余。


前几天把王小波的《红拂夜奔》看完了。

这本书我特别喜欢李卫公的剧情,这本书里包含的许多隐喻和暗讽,对当下的人可能早已不适用,因此小波先生最想展示给读者的,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但是我想写这本书,是因为有一天下班,科比提起了一个问题。当时他直言佩服我当初从南京毫不犹豫地离开,他问我,还会再有这种冲动,像之前那样离开西安吗?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可能了,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了。

李卫公在洛阳被人追杀出逃,歌妓红拂跟着他跑了。他们为唐高祖打下了大好河山,建起了规规矩矩的长安城,却也只是从一个“围城”逃离到了另一个“围城”而已。而他们还能逃离吗?

李卫公年纪大了,还有胃病,已经逃不动了。

关于成长(2018-12-02)

成长的事情,最开始是从年中考评的时候开始出现在我脑海里,我越来越信奉的是追求更高层面的精神世界。如果在实际中产生了好的结果,它只是我在追求至高无上的道路中所必然会带来的“副产品”而已。发生的事情因为是理所当然,所以可以很好地安抚内心,保持谦卑。

前天晚上部门聚餐的时候,科比和我感叹2018年即将过去,我和他说,我感觉每一年的结束的时候和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发生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大到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期间他问我,目标对我的影响是否是关键所在,我回答说,我成长的方式完全靠周围环境因素的影响,我自己有感知周围环境的能力,能思考到什么是好的值得我学习的,什么是坏的值得我警惕的。

而目标,对于作为普通人的我来说,它大概率只是个催促和监督我持续执行的辅助手段而已。曾经我也极力追求过目标,跑步的过程极力追求速度和超越,在不断受伤的过程之后,我决定要慢下来,然而一不留神,又开始没有意识的提速了。

在这“降速——无意识的提速——受伤”的几次循环过程中,我终于认识到,“慢下来”是一种境界,认真感知自己的身体,认真感知周遭的环境,不争不抢,量力而行。

写字也是这样,或许当前的社会用笔写字已经被人在不断冷嘲热讽了,但是我觉得在我的灵魂深处,“着急”永远是一个最大的祸患,字从小就写不好,并不是自己没有写好字的天赋,而是没有培养起“静下心来”写的习惯。

写字不是为了写字而写,而是慢下来感受自己内心世界的变化,一点一点去除内心的急躁和不安。

昨天中午加班,正好GDG在我司举办活动,好朋友李钊听说我昨天加班,特地来参加了这次活动,其实他就是想和我吃一顿中饭,好久没有“对等”地深入到灵魂和精神层面去和人如此畅快的聊天。前几天我还想起了他,因为在想成长的过程中,我也在思考周围的人的变化,无论是生活状态的变化,还是精神世界的变化。

我原先想的是,在我看来,他在2018年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那样自我感觉来良好,还是那样的老成。跟他聊了许多,才了解到,他也在战胜自己内心的不好的事情,只是没有表露出来。

一年的时间太短,看起来没有变化的人,只是你对他的关注在慢慢减少而已。

今天下午和邓珂面对面坐着聊了一会天 ,虽然还是有点紧张,但是相比最初的时候,我已经不至于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了。

突然想起来一个现象,在公司面对面遇到胡叔叔和小乔,他们有时候会很尴尬,不知道怎么打招呼,干脆就当作没看到就这么过去。突然意识到,内心世界丰富的人可能在外在上就是很容易表现地无所适从,但是真正打开了话题,能说个几天几夜都不带停的。

这么想来,我的这种紧张应该不算是一种比较麻烦的事情,只是内心的思绪较多,手脚忙乱干脆罢工而已。

虽然一直在默默关注她的变化,但是很少去打扰她,更多地是害怕并且避免自己内心世界波澜起伏,丢失了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应有的节奏和思绪。

关于观察到的她的变化,我也一直默默累积在心里,这次一股脑倒出来,想听听她发生了什么成长和变化。结果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她也有我原先预想之外的成长。

当下社会让人生活得越来越精美和便利,解决“最后一公里”“最后xxx”的理念盛行,网红经济也已经如此旺盛。互联网已经全面入侵每个人的生活和精神世界。抖音短视频更是成为了一种火爆的潮流。

然而作为受众的我们,真的有去思考我们在当之无愧享受这种精美和便利的时候,到底舍弃了什么吗?

发去的文字太长,不想看不看了;发去的图片,不好看不看了;每个人都习惯了享受精美和便利,却丢失了欣赏最原始最纯粹的事物的能力。

而互联网发展到这个地步,以前所说的开放和自由世界我们都已经看不到了,我们目所能及的,都是被人摆在我们面前想让我们看到的东西而已,他们盯紧的是我们余额宝的余额,而我们竟然还这样乐此不疲。

而今天的对话,我能感知到邓珂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些认知了,这是个很好的迹象。她有最简单和最直接的内心,也因此有她自己的智慧。

坐着听她聊到她今年的感情经历,虽然我故作淡定,但是心里仍然波涛起伏,一阵阵热流直往脑海里冲,眼角感到一阵阵雪花浮起,即使没有了当初的鲁莽和冲动,眼前的人仍然就在这里啊。

感情的事情上,我一直在逃避很多事情,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你遇到了一个你想守护一生的人,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入你法眼的人。

误会 – 葡萄城三十年征文

应邀为纪念葡萄城三十周年征文活动写一篇投稿,身为新入半年有余的一枚新葡萄我深感荣幸。奈何“潜伏”时间太短,对于周围同事的“侦察”还不够,因此在此只是写一写加入葡萄城以来的感受和所见所闻。
早就听闻“城”里好,辞掉上一份工作后我毫不犹豫就直奔这里了。面试的过程挺顺利,虽然略有压力,但是也有收获。入职的过程也非常简单,单刀直入,简单明了,没有什么繁琐的过程。在葡萄城工作的这半年以来,总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企业的人或事情总是“误会”多多,且待我一一道来。

PART 1

入职的时候,人事美女带我到现在的工位,向我介绍Barry,告诉我他是我的Mentor,但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一直都不知道他是我们的Leader。我心里当时觉得没啥不对,觉得这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年轻人带我也正好。接下来几天早上例会的时候,我发现大家都有朝Barry汇报工作的意思。大家说事情的时候,如果是进度上,眼神都会看向Barry,我当时有些纳闷,这个“年轻人”好厉害,为啥看起来大家都以他为中心?虽然疑惑满满,但是入职培训也是按部就班的进行。
直到第二个月月初(距离我入职过了半个多月)发伙食费的时候,我才在名单上看到,Barry是02年加入葡萄城。我还记得我当时看到这个的直接反应——石化,心想如果按照现在三十岁算的话,岂不是十几岁就加入葡萄城了!哇塞,天才啊!想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应该是我年龄估算错误,如果是按22岁毕业就加入葡萄城算的话,Barry应该是一个年龄接近四十岁的“大佬”了。心里一阵汗颜,这才把之前的疑惑一一串联起来,这时才终于明白Barry是我们Leader,所以大家都要向他汇报工作,以便他管理项目进度。
这和书上写得不太一样啊,平时完全感受不到Barry身上的气场,相反觉得他十分平易近人,交流沟通的时候也并没有发现什么本应该有的年龄代沟。这至少反映了两点值得我去探索的事情,第一点是,程序员如何在将近不惑之年的时候仍然保持一头“靓丽”的秀发;第二点是,如何在心态上保持年轻,将自身的观念和这个世界时刻保持同步,对新鲜事物也时刻保持着好奇心和探索欲望。也许就是这两点,才在我初来乍道的时候“欺骗”了我。

PART 2

Robert负责带我在技术和产品的道路上步入正轨。他作为我们组的开发Leader,负责开发进度管理,和全组的技术指导和产品方向的把控,所以看起来一直非常忙碌。正逢产品新版本临近发布,大家为同一个目标的共同努力,我发现大家的凝聚力离不开Robert的耐心和不厌其烦。我最初把这个特点归结为东北人的豪爽、不拘小节的性格。私下和朋友讨论,在项目管理上,考虑性格因素,我认为东北人管理项目应该会好很多。(请原谅我在此对地域上的偏见。)
这个观点在我心中保持了很久,期间也听闻了一些东北人“瞅你咋滴”的故事,渐渐这个观点发生了一些改变。豪爽、不拘小节固然能提高沟通效率,但是做事情上未必有此妙用,相反,豪爽、不拘小节会让人沉溺于社交上的无往不利,而渐渐忽略本应该注意到细节。这种性格可以很快的聚拢起来一群人,但是恰恰由于细节缺失,人心聚起来快,散起来也快。
Robert看起来豪爽、不拘小节,但是从一些事情上却体现出来掩盖在这下面的细腻。细腻体现在Robert对于分寸感把控得非常好,无论是化解尴尬还是善解人意,这都不是粗犷性格能做得到的。好几次我在代码中犯了相同的错误,他重复说一些原则和规范,我一直以为他重复强调是因为他忘记他之前讲过了,后来和我说才明白,反复强调是为了让原则和规范深入我心。Robert对产品的市场化观念很强,并没有过多的作为开发者很容易在其他开发者身上看到的不必要的固执,相反,他能够和市场团队保持同一目标——市场,于是市场团队和开发团队能够做到相互体谅。诸多细事不再赘述。

PART 3

新产品发布后,日方的产品经理Yamaki来西安和我们开发团队开会。他来组内作相互介绍的时候,看到他的那一刻,我懵了。之前Robert给我描述Yamaki的时候,我对这个人的印象很不错,性格随和,有日本人一贯的严谨和坚持,但是却并不固执也不刻板,加上Teams上头像里面有着一头时尚潮流的卷发,再加上我对日本英文人名并不能区分出来性别的一些原因,在我的印象中Yamaki是一个精明干练女性产品经理。于是,在我脑海中对这个人构建出来的模型,都是基于女性的模型去构建。直到看见他的那一刻,这个模型悄然崩塌……
在我印象中,日本人对于质量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我早有耳闻,美国人宁愿多犯错也要多去做事情,日本人宁愿不做事情也不愿意犯错。但是我在Yamaki那里看到的是,其实严格是对事情严格,但是对人上,他还是很宽容的,有时候我在Wiki上一些不太严谨的表述,他能够很快的指出一些模棱两可的点,再我解释完毕后默默点了Like。说话上有着日本人一贯的礼貌,一段陈述中,往往一开始给人以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但是结束时最后都礼貌地化为“和风细雨”,让人阅读完或者听完都对这件事情产生了足够的重视,却又不会产生太大的压力。
然后,我养成了一个良好的习惯,再遇到有人用英文名和我说日本人的时候,我要先问,他/她是男的还是女的……

END

万般感受,文笔有限,只取三件。西安葡萄城悄悄走过了她的三十年,这三十年由这些精彩有趣的人经营得有声有色,我迫不及待想看到葡萄城下一个三十年路程上的风景。

在尽头处生活

2018年5月24日
很久没写点东西了。
回忆起断开写文章的原因,大概是我总觉得我每看完一本书,为这本书写一篇文章比较好,于是一直拖呀拖,就差点拖到天荒地老。
而这次重新回到了文字的世界去表达自己,是很想记录和整理一下最近一个很微妙的状态。
前阵子我几乎过着一种完全一个人的生活,几乎在我周围的每一个圈子,都在宣扬一种我不太认可的价值观,仿佛我才是那个与世界格格不入的人。我只能保证自己内心的安宁和平静,却无法阻拦周围人对我产生的影响。
我的心绪几乎是一根笔直的直线,无悲无喜地去尽情感受生活。如果这个世界无法对我产生任何波动,这条直线将会这么一直无限延伸下去。
可是,事情总不能如人所愿,就算自己已经当缩头乌龟了,总还有冷水能泼进来。于是这根直线走向渐渐被拉低了,心绪持续下沉,一直到我有一种呼吸都很艰难的地步。
然而,在最低谷的时候,我有一番不一样的体验和想法。 继续阅读“在尽头处生活”